点梗

Datura·玖玥:

萧景琰的包子不好蒸。。。


先写个点梗给你们解馋。


我尽量蒸。。。


有事也不要给我烧纸,我想静静地蒸。。。




还是ABO的梗,设定不变。




前线阵亡将士的名单摆在萧景琰面前的时候,他没有什么震动,至少面上是平静的。这样的结果他早就已经料到了。


梅长苏的名字在名册的最前面,第一页,第一个。


琅琊榜首,就算死了,名字也要在第一个。


不给他留任何期待,一开始就告诉他结果。长痛不如短痛。


好一个梅长苏。


好一个林殊。


萧景琰的手死死按住小腹。


那里还很平坦,但是,有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因为他的悲恸而抗议着。


或者,他在陪他一起痛。


萧景琰忍着小腹撕扯的坠痛,深呼吸,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早就料到了不是么。没什么的。


萧景琰等待着疼痛一点点过去。


不然,也不会有这个孩子了。


梅长苏出征前的那一夜,他终于从静贵妃口中逼问出了梅长苏的病情。他是断断挺不过这场仗的。


那一瞬间,萧景琰是想去阻止他的,哪怕把他关起来,把他打晕,也要拦住他。可是,那是林殊。如果林殊要死,也要马革裹尸的。这是他愿意的,是唯一能配得上他的死法。穆霓凰都没有拦,你萧景琰又凭什么去拦呢。


在靖王府的那一晚,萧景琰对梅长苏用了情丝绕。


无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都是霓凰的,他们都舍不得他的小姑娘受一点委屈,他希望霓凰好好的,在他死后,也可以有一个人陪她走完剩下的人生。而萧景琰不一样。他只是林殊的好朋友,只是梅长苏的主君,他不知道的事情很多。


萧景琰很感谢自己雪凰的体质,只一夜,他就有了一个孩子。


萧景琰吞下一颗安胎药。药丸是静贵妃制的,他只是去给她请安,她就什么都知道了。


养居殿很大,龙椅很空。高处不胜寒。有时候,他真的觉得,梅长苏真的狠心。十三年的时光,林殊的心真的变硬了,不然,怎么会明知道这龙椅有多冷还要让他坐上去呢。


萧景琰一个人缩在冰冷的龙椅上。


妊娠反应让他瘦了一大圈,手背上青色的血脉像是暗河,衬得他肤色如纸,指尖冰凉。有那么一瞬间,萧景琰觉得他就要溺死在这寒冷里了,小腹的疼痛又将他生生拉回来。萧景琰如梦初醒,背上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就算要死,他也要为林殊留下这个孩子。


算是了结了他这一生的情愫。


萧景琰唤来宫人,生起了火盆。


他裹着锦被缩在榻上,慢慢沉入一个不安稳的睡眠。


梦里,他和林殊都是少年模样,他拉着霓凰跟在他后面,与那个小姑娘一起叫着他们新给他取的绰号。


水牛,水牛。


如果他没有那么倔强,执着,是不是今天就不用受这样的苦了呢。


是不是他就可以放下林殊,跟一个合适的人,安稳地度过这一生。


萧景琰是被列战英吵醒的。


他睁开眼,迷茫地看着列战英,他的声音进了耳朵,很久才在脑子里产生意义。


夏江逃了。


对外征战,蒙挚去了北境,萧景琰还将一部分禁军、御林军拨给他,京城守卫空虚,夏江竟趁此机会逃了出去。


萧景琰搓着被角,半晌说了句,罢了。


罢了,滑族势力已经被梅长苏拔除,即使夏江逃了也掀不起什么浪了。吩咐了列战英去捉,至于捉不捉得到,他并不关心了。


蒙挚回京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初夏了。梁帝于年前驾崩,萧景琰继位。穆霓凰在梁帝驾崩前,由萧景琰请旨,嫁给了聂铎,了了林殊在这世上的最后一桩心愿。


至于他自己,此时,他腹中的孩子已经六个月了。


萧景琰在养居殿见蒙挚的时候,没有束腰。蒙挚只觉得萧景琰瘦了,整个人看上去恹恹的,多问了两句,却被萧景琰敷衍过去。他只当是政务繁忙,新帝有些劳累而已。


蒙挚一向都不细心的,他没有注意到萧景琰衣袍宽大,没有束腰。也没有注意到他时不时扶住后腰的手。


所以,当他踢开西市一家乐器坊的门去找梅长苏和蔺晨的时候,心里既焦急,又懊恼。




梅长苏的命最后是蔺老阁主救回来的,他在天山上找到了传说中的还魂草,不仅医好了他,还恢复了他的武功。夏江逃跑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正在去琅琊山的路上,听了萧景琰的处置,他突然觉得心中不安。


滑族的势力被拔除,夏江又是怎么逃出天牢的呢,就算京城守卫减少,可是天牢是蔡荃的地盘,在走失过夏江和夏冬之后,这位大人算是把天牢围得如铁桶一般。夏江有本事逃出去,这件事不简单。


他还是不放心萧景琰。


梅长苏一面命人去追捕夏江,一面和蔺晨掉头向金陵而去。


蒙挚来踢他门的时候,是他到金陵的第三日,他正和蔺晨喝着飞流泡的茶。


蒙挚冲进来拖着蔺晨就走,说是要他救命。


救萧景琰和他腹中孩子的命。


就在半个时辰前,萧景琰遇刺。


当时蒙挚就在他身边。本来是没什么大事的,萧景琰只是在混乱之中跌了一跤,蒙挚也不知是怎么了,这一跤,竟跌出个孩子来。


他知道梅长苏病好了,也知道他来了金陵,来追查夏江。所以,宫里太医不能用,太后束手无策的时候,他自然跑来找蔺晨。


梅长苏手一抖,手中的茶杯跌在了地上。


景琰怀孕了。


是谁,谁拥有了景琰。


梅长苏揪着自己的衣袖,皱着眉,神色不定。


蔺晨看不惯他这样子,一把拉起他,拖着就跟蒙挚进了宫。


有什么事,当面问清楚不就行了。




萧景琰沙哑压抑的低吼回响在空荡荡的大殿里,他的身边只有太后一个,来往伺候的是太后亲选的心腹,绝对不会乱说。


与一般生产的忙乱吵闹不同,整个大殿里,除了萧景琰忍不住溢出的呻吟,就只有太后哽咽的叫他吸气,用力的声音。


梅长苏和蔺晨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萧景琰双腿大开,身下全是血污,已经看不出身下锦被的颜色了。血水一盆一盆被宫人安静的端出去,又换了干净的进来。太后除了身上华服,只一件窄袖长衫,发髻都乱了。


蔺晨看到这一幕,眼眶也红了。


民间生产,产房外候着一家老小,房内是产婆一声一声的呼唤和产妇大声的呻吟。而这位皇帝陛下,痛要咬牙咽下去,这位太后连为自己的儿子大声哭一声都不能。


萧景琰,你究竟是为何要受这份罪。


太后看见蔺晨的时候,如同见到了救命稻草。这位娴静优雅的妇人将一双血染的手伸向他,弄脏了他素色的锦袍。


她哆嗦着,强迫自己镇静。


她要把萧景琰的状况告诉蔺晨。


萧景琰怀孕不足八个月,孩子是早产。


萧景琰孕期劳累,忧思过度,胎气一直不好。


萧景琰已经挣扎了近一个时辰,产道未开,胎位不正。


梅长苏像一缕幽魂,游离在情景之外,看着萧景琰狼狈地在榻上挣扎产子,看着一向温婉的静姨像个疯子。


他看见她扑过来,染血的拳头一下一下地砸在他身上。


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回来。


你既然活着,为什么要说你已经死了。


你既然活着,景琰为什么要为你受这份罪。


景琰怀的,是你林殊的孩子。




萧景琰很疼。他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被异族将军的大刀砍伤的时候,被箭矢射中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疼。腹中的东西,好似把五脏六腑通通攥在了手里,撕扯着向下。也许,最终,他也没有办法生下这个孩子。


小殊,对不起。


他这样想着,耳边却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景琰,景琰,别睡,别睡。


萧景琰睁大了眼去看,眼前却只有迷迷糊糊的一片影子。影子里有一个轮廓,他很熟悉。


他伸出无力的手,去摸他的脸。


然后他笑了。


母亲,我看见小殊了。


他来接我和孩子了。


萧景琰喃喃地说着。手慢慢失了力气,眼皮越来越重,呼吸渐渐浅了下去。


蔺晨,蔺晨……


梅长苏惊惶地破了音。他握住萧景琰无力冰冷的手。


景琰,别睡,求你,你看看我,我是小殊,我是小殊,我没有死啊……


梅长苏崩溃地叫起来,太后冰冷的手却捂住了他的嘴。


别叫,别叫了,景琰不想让别人知道。


你别再叫了。


蔺晨见情况不好,萧景琰面色灰败,渐呈死相。


幸好还魂草制的药丸还有一粒。


蔺晨将药丸溶在水里,给萧景琰灌了下去。


萧景琰幽幽转醒,咬着嘴唇忍受着腹中的剧痛。


这样不行,得把他抱起来。


挣扎许久,胎位依旧没有下来多少。蔺晨让梅长苏将萧景琰抱起来,让他跪在榻上。


梅长苏从腋下托住萧景琰。看着他苍白汗湿的脸,吻上了他惨白的唇。


那一夜,他不是不记得,而醒来后却是无迹可寻,他还以为只是春梦一场。


没想到,景琰,他的景琰竟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为他受了这么多的苦。


景琰,景琰,等孩子生下来,我就陪着你们,你们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景琰,景琰,我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再也不会让你为我受苦了。


景琰,景琰,对不起……


因为体位的变换,孩子很快入了盆。盆骨被撕开的疼痛终于让萧景琰忍受不住,凄厉地哀鸣起来。


梅长苏的心揪在一起的疼。萧景琰每叫一声,他的脸就白一分。


萧景琰挣扎太久了,蔺晨不得已用上了推腹的手段,硬生生撕开了萧景琰的盆骨,孩子露出了头。




东方破晓的时候,萧景琰终于结束了一整夜的折磨。那个不足月的幼小婴孩在太后的巴掌下终于溢出了微弱的哭声。萧景琰浑身湿透地躺在那里,看着那个小小的,丑丑的孩子,费力地扯出一个微笑。


他苍白细瘦的腿浸在血泊里,虚弱地,无意识地抖着。


蔺晨在为他施针,面色严肃。梅长苏伏在榻边,死死地握着萧景琰的手,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萧景琰的唇动了动,只发出一点微弱的气音,但梅长苏还是弄清了他在问什么。


男孩儿,是个男孩儿。


名字……


你说叫什么。


萧景琰微弱地摇摇头。


我不用知道了……


他攒足了力气,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


你好好待他……


不必告诉他我是谁……


我不知道你还活着,把霓凰嫁给了聂铎,对不起……


林殊,我不欠你什么了……


萧景琰的手彻底失了力气,软软地被梅长苏握在手里。


蔺晨停下施针的手,长长地叹了口气。




过年了,梅长苏抱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在院子里看灯,赏梅。


他怀中的娃娃穿着大红的袄子,一双明亮干净的眸子如林中鹿,洒满了一天一地的星辉灯火。


高湛从殿中走过来,说陛下醒了。


梅长苏将孩子交给一旁的奶娘,急急地进去了。


养居殿的暖阁里,到处都是温暖柔软的兽皮。这是飞流跑去九鞍山打来的,有兔皮,狐皮,还有一块白虎皮。


此时,这块白虎皮正裹在某个人身上。


梅长苏脱了大氅,在炭盆边暖了暖身子才走过去,将那人拥进怀里。


萧景琰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被蔺晨生生拖回来后就一直睡着,一个月后才渐渐转醒,但也是睡时多,醒时少。到了年下才渐渐能醒着久一点。


用蔺晨的话说,他本该一尸两命的,如今也算父子平安,但身体的亏空是落下了,伤了根本,没个一年半载别想下床。


大夫的话,梅长苏第一次执行的如此彻底。


萧景琰在床上躺了半年,他虽不满终日卧床,苦药补汤不断,却也无可奈何,他也的确没什么力气下床去。


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梅长苏宝贝他宝贝的紧,他也心安理得地让那人伺候,他要把这些年为他吃的苦都补回来。


他们的儿子被蔺晨和太后调理得很好,早产的弱症都已消了,生龙活虎像只小豹子。


梅长苏给他取名叫林玉炎,将萧景琰的名字拆开来用。


他们决定以后不让这个孩子参与朝政,要让他做个江湖闲人,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梅长苏想,庭生再有几年就长大了,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就回廊州去,过逍遥日子去。


梅长苏低头,吻上那人含笑的眼角。


外面,庭生和飞流笑闹着燃起了爆竹。


现世安好。







评论
热度(959)
  1. 邓小闲Datura·玖玥 转载了此文字
 

© 邓小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