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鸳最——ALL追 脑了个咚。啊不,洞

大头:









我的追追红裙梦,没人能满足。。。。只好自己爽。。








_(:з」∠)_~~~~
























女装慎入可以嘛?慎入OK?
















没有后续可以嘛?我不会写后续的就酱紫。






————




京都风光,春霞灿烂。

 

六月六,洗食天贶,城里最热闹的街巷都被堵得人头满攒,有外族的匠人在街上卖象骨,刻玉雕,家户带着小娃儿也不躲避,挑了酥糖麻花拿在手上边吃边逛。

 

城中最大的红楼今日也来凑了回热闹。

 

不为别的,今日是春花楼重新选红牌子的日子,牌大业大,春花楼里的姑娘有出身贫贱的,有落了难逃来的,也有从教坊司里给押过来的,但不论如何,能在楼里当上牌号的姑娘,除去曼妙姿色,也要担上好几分技艺才情方可。

 

盛京的王宫贵胄,富家公子都在三日前就收到了名帖,此时轿子车马停满正街大道,日落西方,鱼龙灯舞,整条永定街被点得亮如白昼。

 

今夜真可谓盛状空前,那些没赶上好地方观望的,只能隔着一条护城河远远立好,连桥上都站满了人。

这么大的事,通常容易出些意外状况,朱王爷是春花楼力邀的贵客之一,他也早就请了诸葛神侯一同前往,共睹盛况,楼前堂下,都已为他们各个权贵人士备好了席位酒菜,只等开场。

诸葛神侯本不愿参与其中,不过今日这春花楼排场铺足,气势做大,人流汹涌下,他担心出些什么意外,不如随了王爷的盛情,着铁手他们几人便服随同,也好看顾现场安全。

唯独没有追命。

照道理,这么大的事,那个最喜欢热闹的人一定早就上蹦下蹿要来见见,今日倒是奇怪了,不单单一整天都未见到人,连无情去院子里寻了,也没发现蛛丝马迹。

诸葛小花也不多说,只当他又是去城西酒肆喝酒听曲去了。

席外人声鼎沸,他们几座人倒是都特别沉得住气,只等开场。








神侯虽是这样想,但其余三人寻思着追命的去向,各自站好了位子,便不多言语。

王爷见三人一副不解风情的模样,也不好多说什么,摇头笑叹,“也不知道哪位魁首能占上你们三人的牌子咯?

“啊呀!!快看!!已经要开始投牌子啦!快去啊!”

终于楼台上引来两人,用金锣宣了两趟,大喊一声:“迎魁首!”

铜幡垂下来,随风招展,人潮都被引至楼前,只见平时不套上千两银钱在身根本见不着的玉人花魁,此时都随着锣鼓颤动,迈开莲步姗姗而来。

美人儿一个个倚楼笑看,红唇白肤,姿妍秀丽。蔓延出碧绿娇秀,赤朱艳丽的美景,百般动人心醉。

就连身边伺候着的姑娘,那罗秀衣纹稠密重叠,旌幡衣带当风飘扬,时不时娇羞相望,对着文客公子投去妩媚轻笑,再用帕子遮了脸颊,微微露出半侧眼眸嘴唇,就怕有人见不到他们一张张动人的丰韵美貌。
 

然后他们见到了追命,又不似追命。他们都没见过这个模样的追命。








那个跟追命神似的女子端立在楼台西侧,盈盈的目光从一对分明的眼眸中透着望过来,眉如柳叶盛了雨丝,墨黑细长,似看非看,漫不经心,懵然不知世间事的朦胧样,就好像如山海的人潮也不过是脚下的浅洼水塘,一踩就化了,风干也没了。

他们哪敢信这是追命,但一会儿就真的信了,因为边上那个手执仕女扇站立不安,局促拘谨的人,就是楚离陌。








二人站的位子极为隐蔽,侧重面还不是朝向他们,怎么都看不清楚。






心下了然,交换了眼色,果不其然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无奈和纵容。




待选的魁首先是一同出来迎客,见了面貌后还得回去再换妆,得了牌子,才能入选下一轮,这是规矩,所以没多久,还没等铁手跟追命示意,就见他转身和一众女娇离开了楼台,周围唏嘘吵嚷,无外乎是些赞美之词。

诸葛小花眯着眼,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把他们三人扫了遍,微笑不语。

追命爱玩,大事却是不会耽误的,必是有所缘由。只是见他这幅模样混在一群春楼女子堆里,竟然也有意外的赏心悦目。






手在难言的颤动。








铁手和无情抓了瞬间就满脸冰霜的冷血,跟诸葛神侯和王爷道了声恕罪就往楼里跃去。朱王爷还在疑惑,怎么刚才还不感兴趣的几人一下子那么激动,可别太过唐突了才好,刚想出声喝止,就被神侯递来的酒杯堵住了嘴,只得举杯共饮。








他们三人刚进楼里,那空出来给姑娘们整装的大堂瞬间寂然无声,殷殷盼盼的目光注目而来,无情暗道不好,急着进门,忘记自己身份,此时已经来不及。








姑娘们炸开了锅,一个个箍起裙摆就冲过来,阵势惊人,无疑把他们吓出一身冷汗,只好运了轻功朝楼上行去,冷血突然站定在楼梯上,横出两臂,大喝着让铁手他们二人先走,铁手沉默地拍了拍他的肩,毅然决然拉了无情就走。








无情回头望了眼,冷血伟岸的身形就似一颗模样上等的甜枣,落入了整片厚重的脂粉和红艳里,再也没了声息。




壮士断腕。




——




他两人在二楼疾行,一间间房门被破开,终于见着了悠哉踩在椅子上啃着瓜子和楚离陌笑闹的追命。






之前还没仔细看清楚,现在近在咫尺了,倒是情愿之前看不清了。




浓黑的发丝给盘成了极端庄的如仙髻挂在耳后,衬出一张轻点了胭脂的鲜嫩脸庞,抹开来就是副秀润的好样子,本就是个活泼性格,双目神采飞扬,随意抬眼一望,愈发天真娇美,就是个端端的美娇娘。




苏绣凤枣裙搭一件嫩黄袄衫,环佩对襟扣住胸脯,如一个亮色的甜梦,亦如一吹即散的雨雾。




早就看呆了眼,两人竟然愣愣地站在一边,满口质问也被堵在嘴边,反倒是追命见他们来了,大喊一声捂住脸面:“哎!你们怎么来了!啊不对!应该是你们如何认出我的!离陌还说我这个样子!肯定没人能认出来!”






无情回神,轻叹着摇头,“这又是唱哪一出?”




“你问离陌!”追命只顾没心没肺地把难题推给身边捂嘴偷笑的女子,得闲地挽起袖子继续剥着果仁。




楚离陌放下手中团扇,在无情略带着责备的盯视下收了笑容,竟意外难以启齿。


“我…那个。”




看出楚离陌的困窘,追命暗叹一声只好开口解围,“还是我说吧,是这样,春花楼的花魁,那个红房毓秀你们都认识吧,不过说真的,这毓秀姑娘真是好看啊,你们前面看见最好看的那个就是她!”






铁手暗忖,好看不好看他是不知道,满眼看见的,只有这个毫无自觉的人。




楚离陌在一旁听了更加气急,推了追命一把,“哎!你怎么反而帮她说起好话来了!”


“啊,对对对,哪里好看了,自然是我们离陌最好看,我跟你们说,就是因为那个毓秀她….”




追命还没说完,就见一身衣服都被扯得凌乱不堪的冷血夺门而入,转身将房门关紧,见他难得一副尤有余悸的样子,追命拍着桌子笑起来,“哟!我们冷爷竟然也有今天,还是春花楼的姑娘们有能耐。”






冷血瞪他一眼,谁知这一眼令冷血都几近傻愣,架不住追命这般秀丽的反差,低头冷哼,神色不定,视追命比外面如狼似虎的女子们更为惊悚般反而再度夺门而出。








追命起身欲追,哪能就这么放过他,“诶!小冷!你跑什么呀!我还等着你来给我加牌名呢!”

“别乱跑了!” 铁手抓住躁动的人,素雅的香粉扑鼻,他埋在追命的耳边嗅了下,“虽然不知道你们在玩什么,但待会你可别多说话!小心穿帮。”

 “哎呀我知道!我跟你说,主要还是因为那个红房毓秀!欺负咱们离陌!我这不是帮离陌出气嘛!你们可都得支持我!”
 
铁游夏安抚着握住他的手,反复叮嘱,“知道了,知道你是为了离陌,玩玩就算了,别真的不小心给别人摸了去。”

追命被他说得认真的样子气到都快脸红,不住咋呼,“什么摸不摸!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好,你不怕,听我说,手可不能露,你这双手一露,是个人都看出来你是个男人了!”

“我晓得的!”
 

楚离陌捂嘴笑得开心,她怎么信追命是完全为了帮她抱打不平,他本来就是存着想要近距离一睹那春花楼头牌花魁芳容的心思去的,只是现在当着铁手无情的面,离陌也不好拆穿追命这点捂不住的小九九,只能稍微配着做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不住应和,“是啊,那个毓秀太过分,把水玉坊新季的胭脂都包了,说是选花魁日子在即,要这批胭脂准备妆容,她就一张脸,哪用得到那么多!根本就存心让我们姑娘家全都买不到称心的胭脂嘛!”

追命嘟着嘴不住附和,“就是,离陌不开心呢,冷血就会不开心,那冷血不开心呢,我们整个神侯府都会不开心,虽然冷血一直不开心,几乎没怎么开心过,不过呢…诶!你们怎么了?我还没说完呢!”


——
人都道,男俏,一身枣;女俏,一身素。追命这一身红色对襟长衣衬得整个人如靓丽清澈的凝脂,他的肤色本就不算白,若是穿了素色,反倒给比了暗淡,不如全身添上鲜艳亮色,大片的凤凰刺绣在三尺罗裙下栩栩如生,快步走两下,翻飞艳丽,似是要从那曼丽裙底飞扬而出,舞上九天。
 
楼下喧天的锣鼓再度响起,先前还转着圈给人看着的追命此时反而有点怯场,不少的姑娘得了自家恩客的牌子,僵持不下,才艺也并非随处可秀,现下也都撤了幡帷,坐在堂里等着嬷嬷们摆上新的宴席,而外面汹涌的人潮正值白热,连声叫嚷。






追命扒着窗朝楼堂下看,转而松开抓握帘子的手,手心里有汗,在裙子上揉搓了两下,被离陌一巴掌打开,“别揉,揉皱了就不好看了!”




“离陌啊,那个,要不算了吧,这…”

“那哪成啊!我都和那个毓秀打下赌约了!一定能找到个更美的!把她比下去!你不去!难不成我让冷血去吗?!”

房间里的人都因楚离陌一句话,想了想那个画面,不由浑身发冷,追命摇摇头,努力将脑海里的画面给甩没了,他提起裙子深吸口气,“好,那我去了啊!你们都记得要给我呐喊助威啊!”




———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没了呀~~~~~哈哈哈哈~~~




真想高喊三声追姐姐骑我!!来骑我!!!!!我帮你铺被子!




_(:з」∠)_~~~小鸡鸡都竖好惹~~

评论
热度(222)
  1. 邓小闲大头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东青大头 转载了此文字
 

© 邓小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