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部故障

一个忠实地服从自己理性的人必须准备忍受殉道的命运

 
   

[TB/X]从TB1999 继续水星昴……

流光片影:

2010-10-24 17:22:00 | su


我也去复习了TB1999,好虐,TT

有关星昴的理想声音自然只存在于想象中,但我现在已经发展到不管听任何人配SUBARU KUN,我都能用想象中的声音去修正之了,遁
是说,TB1999的这两位我觉得配的还不错,有些地方挺到位。此外,我很爱那个跳大神的BGM,真有感觉。

天野这同志又一个被少主弄的团团转的。不过他喊昴流SUBARU SAN哎,又是听命于皇奶奶的,难道说,这位大叔是看着昴流长大的?不是长辈但是年长,关系不亲密但算熟悉?我是想说,昴流君有没有被人喊过SUBARU SAMA啊= =///
天野同志虽然一再表示是受命皇奶奶看顾昴流,也代替皇奶奶表示关心,但其中有些话,是他自己说的吧。少主啊,你让见到你的人就担心你的身体状况这算是什么状况啊~~TT
而且,皇家上下大概都知道他们家少主喜欢樱冢家的那位吧,天野大叔提到樱冢就那语气,ORZ||||。

然后这个DRAMA的情节,把皇昴流对星史郎的复杂心情勾勒的很到位。脚本应该是大川吧?皇昴流的温柔就在于他遇到一个陌生的小姑娘报上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本来说SUMERAGI就够了,但他停了一下后报上的是全名SUMERAGI SUBARU。这种温柔啊……
即使知道星史郎是个怎样的男人,皇昴流也接受了对方的残酷无情。但是对于星史郎毫无感觉的杀人这件事情,皇昴流其实从来都没有习惯过吧。在X里,他每次都会注意到对方“杀了人”的事实——我是樱冢护//你知道的,我对杀人完全没感觉的~于是一直重复着这种徒劳的对话。即使已经接受了对方是这样一个人也仍然爱着他,却终归无法认同这种事吧。皇昴流和星史郎之间的价值观分歧,无法弥合——所以这两人要达成普通意义上的HE,还真是很有难度。难的不是有杀姐之仇,也不是因为一个是圣母一个是恶魔,难的是无法认同对方那种冷酷而现实的处理方式吧。
以那被杀的小姑娘来说,在她被杀的这个时间点上,她无辜而无害。但是10年后当她有更大的能力并且影响到未来的时候,会有多少人因她而死?她是不是还是无辜且无害呢?当然,在法律上,不能因为尚未进行的犯罪就提前把人给定罪了。而且她也不一定会进行有意识的犯罪——那么,她必须为无意中受到影响的那些人负责吗?这种命题,是很难论证出一个令所有人都认同的结论的。昴流在TB里也已经明白,有时候仁慈和残忍并不是完全被割裂的两极,当你觉得自己在做善事的时候,未尝对别人而言不是一种残忍。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皇昴流只能坚持他的选择,而无法对星史郎提出彻底的批判。
而且,对于皇昴流而言,在他的认识里,他也是被星史郎视为“物品”的无感情的存在。如果接受星史郎的价值观即意味着对自身存在的完全否定。虽然皇昴流无法对自己提出令自己信服的有力肯定,然而他也完全没有彻底否定的意向——这也是之前曾经说到过的,事实上,他追求着对自身的肯定、追求着星史郎的肯定。
在彩虹桥的终结里,当星史郎终于承认你对我而言并非“物”而已,也算是变相对皇昴流的价值观给予了肯定。虽然那不是那个男人能够完全认同的理念,然而就和皇昴流不认同却无法彻底否定星史郎一样,在星史郎那里,他也从来没有能够彻底否定掉皇昴流。皇昴流那令人憎恨甚至可能会有些不屑的温柔,也正是星史郎所没有的东西吧。直到最后仍然没有杀掉某个人的觉悟的皇昴流,在星史郎眼里,大概是既让人无奈,又令人怜爱。

皇昴流对星史郎的追求里也有着独占欲。他希望成为于对方而言特别的存在。所以呢,当他在DRAMA里听说村田夫人有目睹现场的可能时,第一反应是激烈的否定——那不可能,如果看到了一定会被杀死。嘛,潜意识里他是不能接受在自己以外还有其他人没有被杀死的说。当那位夫人对星史郎表现出迷执的时候,他立刻用术查看对方被控制的可能。明明彬彬有礼的说着敬语却在行动的时候丝毫没有征求对方的意见乃至告知的打算。如果是TB的皇昴流是不会这样的吧。他不愿意将自己的迷执与那位夫人相提并论,下意识的有一种不认同对方的敌意。嘛,皇昴流同志表现的隐晦而含蓄,那位夫人则赤裸裸的表达了相类的情绪。SO,如果是内心阴暗的人,大概会想着随便这女人死掉算了,然而昴流君的阴暗不过是消掉她对某人的所有记忆而已。至于这究竟是不是对方的期待,那位夫人可是明白的说了被杀也是幸福的话哦,昴流君已经不会去顾及了吧——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让所有人都幸福的道路。人们的愿望即使因为爱着对方,但也终归是基于自身的选择,有时候无法不伤害到爱着的那个人吧。在X第12本的番外篇里,那对执迷的母女即是最好的注脚——每个人的幸福都是不同的。虽然没有人有权利去打破别人的幸福,然而每个人也都有追求自己的幸福的权利吧。于是,这又变成了一个无法简单论证正确与否的论题。

在皇昴流和星史郎的冲突里就充满了这一类无法论证出唯一结论的命题。所以,皇昴流从来不是单纯的“正”的人物,而星史郎也从来不是纯粹的“负”的象征。 CLAMP在最开始的设定里就已经表明了这一点,“表”的皇一门和“里”的樱冢护共同推进日本的前进。有光即会有影。这人世间,既没有纯粹的光明,也不会有彻底的黑暗。所以,在这个角度去说,星史郎从生到死都是一个视皇昴流为“物品”的无情感的人的这类假想,与CLAMP想要表述的对立统一的主题从根本上相悖逆。

至于星史郎先生,他也在这个DRAMA里表现了他的情感。无论是那和天野先生如出一辙的对皇昴流不爱惜自己的担忧与批判——嘛,如果天野先生不是少主的下属,大概就不会说的那么婉转而小心了吧?还是事实上他同意了皇昴流提出的解决办法,让对方消除村田夫人的记忆并留其一命。而且 DRAMA里暗示在过去的5 年里,他回避着皇昴流。为什么回避对方?为什么又回到东京?好吧,我们都知道他回到东京是因为末日决战开始了,作为地龙方的樱冢护必须来完成自己的工作。那么回避对方是为了什么呢?答案太言情,我怕说出来被抽,还是算了。虽然星某人早已经通过X论证了他的闷骚体质。对于再见什么的,其实你也不是不渴望的吧?

最后,这个1993年的DRAMA,实际上已经把皇昴流同志的真实愿望给剧透了。但在X第16本之前,大概没人会认为这是剧透吧。看一下DRAMA的结尾,小姑娘说死在喜欢的人手里是幸福,村田夫人说被对方杀掉很好,而北都姐姐说,希望你活下去——皇昴流的答案是,即使……但是……/ 在DRAMA的场景里很容易被理解为他无法放开姐姐被杀的心结执意要为她报仇哪怕有可能死去。可如果是这样,就不需要那句“我还是……”了

PS,村田夫人你误会了,你绝对不是因为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所以才对某人倾诉,你不过是被对方圣母发自内心了而已///
PS2,天野大叔对他家少主真是……毫无抵抗之力的令人同情。

我又想了想,你说星大人不会陶醉在于他是个比较清醒的人了。其实我们一直在说他们错误的理解了自己对于对方的价值,这是他们把事情拧成双死最后BE的原因。但换个角度去看呢,他们对于自己于对方的价值的理解,又是正确的。

星史郎认为昴流不会认同他的杀人哲学,事实上昴流就是从头到尾没认同过。昴流认为星史郎嘲笑他天真,事实上星史郎的确觉得他的那种天真很可笑。在这个前提下,他们自觉不是对方能够认同且喜欢的对象。星史郎在TB里就一直重复着“真实的我你是不会喜欢的吧”这种揣测,到了X里则每见一次都要问一次“你想杀了我”——这么一想,星大人也够悲情了,爆。而昴流君则认为对方于他不屑一顾。所以他们这个误会,也不是单纯的恋爱里不自信一下,闹个小疑心病什么的,而是基于他们截然相背的人生价值观所带来的必然认知吧。
当然,我之前也说过,如果星史郎不以伪装的姿态接近昴流,昴流是不会爱上他的。这一点我非常确信——虽然是纯粹个人主观的确信。因为哪怕他们对社会的认识其实是一致的,但你最开始去了解一个人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他如何为人处世,如果对方站在了你的对立面,即使你愿意去了解对方的深层想法,却仍然会先入为主的产生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意识,于是在了解之前,鸿沟已经划下。之后再来做努力拉近双方的距离,也是没可能将彼此是两种人变成我和你同类的意识的吧。于是,不会有亲密无间。而心的接触对皇昴流而言是有决定性作用的,因为他是一个对孪生姐姐都不肯敞开心怀的人,只要不进入他的心里,那一切都好说,墙外的风雨再痛,也伤不到他的本心。

所以,对于小百合夫人,皇昴流是没有认同感的。因为对方被星史郎杀死了丈夫却在那一瞬间抛弃自我抛弃一切的爱上了对方,在于昴流看着,这种迷执和他的不可自拔毫无相似之处。他会爱上星史郎是因为曾经与对方在精神上有过强烈的共鸣。他是以自己的自我在爱着对方——虽然表面看起来,和那位夫人一样抛弃一切。但如果他能够抛弃自我,问题也就简单了,可星史郎会对没有自我的HC有兴趣么?昴流吸引星史郎的地方,与其说是善良温柔什么的,不如说是他那善良而温柔的固执。所以,他们是以自己的自我爱着对方的真实的人哪~星史郎作为一个年长的人,早就知道彼此的真实无法弥合。而皇昴流因为可以专注在自己的愿望上,反而不会有星史郎那种近乎悲哀的洞彻。

在星昴的关系里,星史郎是更有主动权的那一方,但是他的自我和他对彼此的认识使得他放弃了努力,而昴流虽然是被动的被选择的一方面,然而他却积极的作出了自己的选择——然则他这个选择方向是既然杀不了你就希望被你杀掉好了……
星史郎应该是没有打算死在昴流手里的吧。虽然TW那版翻错了临终对白,但是星大人应该是的确没有那种打算的说。他决定死在昴流手里和封小真脱不了干系—— 封小真那句,那个天龙的愿望只有你能够实现但是和你想的不一样哦,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星史郎一直在向昴流求取一个“你是否恨我”、“你是否想杀我”的答案。他心里早就把这两个问题填了“YES”的答案,可还是不断的询问着昴流。他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答案?是恨?还是不恨?我想两个答案都不是他想要的。直到封小真点出昴流的愿望和你以为的不同时,星史郎终于模糊的摸到了一点小小的真实的尾巴。然而对于他而言,“不恨”以及“不想杀你”之类的真相是人生最大的讽刺吧。于是,他断然的放弃继续纠结,决定为他们之间的追逐战划下句号。星史郎就是个疲惫而无聊的男人……吹过人生的风只带来空虚的回音,而让他感到不空虚的那一点点隐秘的渴望却又是完全不可追的。当然,如果要认为星先生是郎心如铁不会有无谓感伤的超人类的存在,那是个人的自由。在于我的角度,他从来都是一个即使压抑克制否定但仍然有着正常感情需求的人,而不是无心无情的怪物。
于是,星先生带着决意去赴彩虹桥的死亡约会。然而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要问对方——你真实的愿望是什么?不,他根本不敢这样去问。他选择了和以往一样迂回的 “不是你的愿望吧”这种问题,他并不真的想知道答案是什么,但他想知道杀死自己不是对方的期望。于是该同志最后一点纠结或者说负担也消失了。可他没想到的是,皇昴流附送了赤 裸 裸的直接告白,把一切说的再清楚不过。并没有期待听到那些话的星史郎在他人生的最后一刻,想必感想十分复杂。他会懊悔么?绝对不会。但我想那一刻,他会有空白的人生被填满的满足和喜悦吧。本来准备就这样了结掉的星史郎先生,也因此做出了他没打算做的事情——告白。如果说他对昴流一直是残酷的温柔着,那么最后这一刻的他,则因为温柔做下了残酷的事。

=====

2010-10-24 22:50:00 | Z

哦哦你文艺了XDDD
不过我表示你文艺的很完整了,至少本人我十分同意这两人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我说星某人在看到昴流不爱惜自己的时候会有种“恨其不争”的想法吧。但是好在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原则性,昴流多吃两顿饭少吃两顿饭,横竖他还活着。活着能说出“你放过她吧……”“不是你所能随意夺走的啊”之类言论,星某人就会内心默默满足了吧。
如果昴流说“那我反正她是跟我无关,你一定要杀就杀吧……”之流,大概星史郎顺手也就好把他杀一杀了。

其实TB里头,星史郎在分析事物的理论上也没有一直迎合昴流,只不过他常常比较讲究方法的把另一面的道理讲出来了(这个方法十分迎合昴流的需要)。而正像你说,昴流本人也不是单方面主张什么所谓的正义正确,他心里本来也就一直有两面存在,如果星某人对所有事情都只是说,唉你没错阿,我挺你——那么昴流也不会把他当作自己真正的理解者。
正因为星某人在昴流需要有人站出来说另一方面意见的时候站了出来,在他想说另一种看法却不太好说的时候帮他说了出来,而在他自我厌恶自我检讨的时候,又能坚定的表示“你没错”,使得昴流始终也能在他自己完整的价值观里获得共鸣。

顺说,无数心理学实验证明“先入为主”真是十分强大的一种状态。某两人那觉得对方不会认同认同自己,等同于不会喜欢自己的先入为主观念,也是实证之一。

=====

2010-10-24 23:32:00 | su

点头。

星史郎打从一开始就已经认定了对方不会喜欢自己,所以他也不想喜欢对方,只想赢赌而已。可惜啊……他选择接近皇昴流的方式和伪装就已经完全泄露了他的本心了。不是我说的,一般人就是开玩笑也不会以追求者自居跑去搭讪同性吧- -
所以,在星大人自己没有察觉之前,他根本就是哪怕是用骗的也要让对方喜欢自己的潜意识么。真骗到手了,就更感伤了——因为真实的我你是不会喜欢的啊~~~恩,很好很强大。

在昴流那边就倒霉了。一个人一直表示说我喜欢你,追求到手后立刻翻脸说我就是逗你玩的,你根本不值得我喜欢么~~而我们善于自我批评的皇少主一想啊,的确,我这不好那不好,星史郎不喜欢我也是理所当然。然后……

都喜欢对方也都希望对方喜欢自己却觉得自己并不值得对方喜欢。虽然我们都知道喜欢是没道理的情感,但也一直会有意无意的去分析为什么会喜欢。当人有先入为主的意识的时候,往往分析只能得到怎么看怎么不喜欢的结论而已——于是,我这种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某星是喜欢某少主的,也是有某种主观愿望投射吧。


TB里头,星史郎在分析事物的理论上也没有一直迎合昴流,只不过他常常比较讲究方法的把另一面的道理讲出来了(这个方法十分迎合昴流的需要)

〈==精辟啊。我表示要举手+举脚ING~~

其实在那一年里,星史郎同志一直在做正论,从正反两方面进行阐述,但是到结论部分的时候避开了唯一正确,而用我支持你的选择你没有错这种答案做结。而昴流需要的就是这个。他并不需要被证明为唯一正确,而是需要能和他逻辑接近的人告诉他你的选择也有你的价值和意义。这样,他就有足够的勇气足够安心的去面对逆风逆雨了~~
星史郎的背叛就是抽掉了他以为获得的论证结论。一个他能够认同的有着接近认识和逻辑的人忽然告诉你说,其实我根本不认同你那套……某少主就崩了。在星史郎站到反面之后,昴流还是在艰难的论证自己的道路吧。其实他从来没有真的离开过他所选择的那条路。那什么世界的命运我才不关心什么的,他要真的不关心他就不是皇昴流。他只是抛弃了少年时那种试图让所有人都满意面面具到的努力而已。他接受了这世界的确有缺憾、有丑恶、有力所不及的无奈。但能做的,他还是会尽量去做,而不是简单的站到反面,因为现实冷酷所以把自己也变的冷酷。25岁的皇昴流和16岁的皇昴流在本质上,没有任何不同。他始终有一颗哀悯别人苦难的心,但不同的是,他不再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试图拯救所有人。他的矛盾从来不是那些人该不该拯救,他矛盾的是无法让所有人都幸福——所以X里那句,让所有人都幸福的道路是不存在的,是一句辛酸备至的体悟。但说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你就可以完全无视别人,只满足自己就好了。这句话的意思是——你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然而必须意识到它也许同时会伤害别的人。如果你决定这样做了,那么就要有承担相应过失的觉悟。这个也是他将神威从内心世界的牢笼里喊回来的时候论证过的道理。皇昴流在失去了星史郎的肯定之后,仍然在走他自己的路。

评论
热度(19)
  1. 脑部故障流光片影 转载了此文字
 

© 脑部故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