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部故障

一个忠实地服从自己理性的人必须准备忍受殉道的命运

 
   

[TOKYO BABYLON] TB1999 DramaCD 翻译订正版

且行且止:

《TB1999》(dramaCD)——纠错版


翻译&纠错  Z


旁白:日本自古以来,在统治民众的政治手段中,存在着对超自然事件以灵能力的视点来解决的一种职业——阴阳师。皇一门和樱冢护,是阴阳师的两大代表势力,他们对于现代日本来说也起着重要的作用。统帅现存阴阳师的“表”——皇一门和以暗杀者为职业存在的“里”——樱冢护。
“樱冢护”樱冢星史郎,自从杀了现任皇一门第十三代当主皇昴流的姐姐北都之后,5年来从东京消失了。
皇昴流,21岁。现居东京,干预着各种发生的灵能事件。



(风声,脚步声……)
昴流:姐姐……
星:再一下就好了,不过干扰进来了。……我很愉快,还能见到了北都……要怎么处理那些孩子,都交给你吧……再见了。
[纠错版译者注:在这个drama事件发生之前,好像是接真人版那个故事。鉴于真人版草草快进过以后再也没有勇气看第二遍,求证不能。但是根据后面剧情可以推断,星史郎回到东京以后立刻和昴流工作项目撞车,上一个事件牵涉到一群女子高中生。并且在梦境还不知幻境还不知什么地方有看到北都的幻像。]




(阴阳调子吟唱中……)[场景转换]
旁白:事件发生了一个月,皇昴流为了和由皇本家派遣而来的天野洋平(注:洋平还是阳平汉字无法确定,随便用个吧)会面而来到酒店。
昴流:对不起,我迟到了。
天野:不,正好是约定时间。之前女子高中生们的那个事件,我们也没向七人所属的公司说明具体情况。这几个孩子之中也有和父母本来就处的不好的,也就不要再令家庭内部矛盾更加深化了吧。正像昴流你所说的,接下去她们自己要怎么做,看她们自己怎么决定了。不过,我们也派了人在监视了,……毕竟跟樱冢护也有点关系……,……昴流?
昴流:嗯。
天野:你脸色不太好啊。看这个样子,肯定是连饭都没好好吃吧。北都去世以后,要是连你都再出点什么事情……你奶奶……
昴流:(打断天野的话)今天是为了来说警视厅方面委托的事情的吧。
天野:……明白了。请看这个……
昴流:这个是……
天野:三天前,有个10岁的小女孩的遗体,在她家附近的公园被发现,死因不明。再一个,两个星期前,同样在家附近,一个小男孩被杀了,死因也不明。……也没有外伤,警察们虽然一直在努力搜查,但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所以警视厅把这件事拜托给皇一门,考虑灵异方面的可能性。
昴流:……小孩子……吗?
昴流:三天前的话,也许“心”还留在现场。我到现场去。
天野:我送你过去。
昴流:不用,我一个人去。
天野:……我来之前,你奶奶让我来看着你不要做出什么太勉强自己的事情的。
昴流:我……
天野:走吧,我的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
昴流:现场离这里不远,我坐电车就……
天野:你想让我被你奶奶骂么?


(去现场的车中……)
天野:刚才,你说现场可能留下被害者的“心”……?
昴流:嗯。
天野: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昴流:人死的时候留下“心”,也就是残留思念。这个残留思念偶尔也会留在他死去的那个地方一段时间……那女孩死在三天前,也许会能找到她死时的残留思念。
天野:……昴流能看到我们都看不到的很多东西,能听到我们听不到的很多东西……昴流?
昴流:嗯。
天野:……痛苦吗?
昴流:哎?
天野:不,算了……没什么。


(公园现场)
昴流:就是这里吗。
天野:对。据发现者说,第二个被害者山根纱织就是被发现死在那个秋千上的。
(昴流轻轻摇着秋千……)
天野:……有什么发现吗?
昴流:这个秋千上,有人的“心”留在上面……
(灵异境界中……)
昴流:……是夕阳,啊,小女孩是在傍晚被杀的……
(女孩的笑声远远传来……)
昴流:女孩子的声音……还是个孩子……小女孩,坐在秋千上……这孩子,就是第二个被害者……
女孩:你是谁?
昴流:我……皇……皇昴流。
女孩:昴流哥哥?
昴流:你能告诉我一些事吗?你……
女孩:什么?
昴流:你……你“最后”看到的人……能告诉我吗。
女孩:最后?
昴流:你坐在这个秋千上,见到的最后一个人。


(风声,回到当日场景)
星:你好。
女孩:你好
(昴流:星史郎桑?!)
星:你一个人在玩吗?
女孩:嗯!今天妈妈会很迟,因为下班会迟,不到7点是回不来的。所以大家虽然都回去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多玩一会儿。
星:一个人很寂寞呢。
女孩:没关系。因为我很喜欢玩秋千呢。
星:我来帮你推吧。
女孩:真的?
星:来吧……
(星推着秋千,女孩大声的笑着……)
(昴流:……星史郎桑!星史郎桑为什么……?!)
星:不害怕吗?
女孩:完全不害怕,再推高一点啦,大哥哥!
(昴流:是星史郎桑,是星史郎桑把孩子们给……)
女孩:哎,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星:我?樱冢星史郎。
女孩:好复杂的名字啊。
星:是吗?我觉得挺普通的啊。
女孩:到哪里是姓?
星:樱冢是姓。
女孩:那,名字就是阿星啰?
星:(轻笑)……以前也有个女孩这样叫我的名字呢。
女孩:是什么样的人?
星:热情,乐观,责任感强,敏感的女孩。把自己唯一的弟弟看的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而且为此……被杀掉了。
女孩:被谁杀了?!
星:被我。
女孩:是大哥哥杀的?
星:对。你也是。必须被我杀掉呢。
(昴流:请……不要…………!)
星:明天的天气,你应该知道吧?
女孩:嗯!明天会下雨呢。
星:嗯,就会是这样吧。你有着能看到未来的力量,现在只是能知道明天的天气,但20年以后,全日本中没有人不知道你的事情。
女孩:……我不太明白?
星:没关系啊。和10岁的现在的你没有关系的事呢,因为你现在就要死在这里了。
(昴流:不要!!星史郎桑!)
女孩:我……会死吗?
星:对。
女孩:痛苦吗?
星:不会的,不要紧。一点也不痛苦哦。未来会成为你的伙伴的那个男孩,已经先走一步在那个世界里等着你了呢。
(樱花起……)
(昴流:不要————————!!)
(转回现实)
昴流:不要——————!!不……要…………
天野:昴流!昴流!!…………昴流!!
昴流:…………天……野?
天野:……啊,太好了,你突然昏倒了,把我吓一跳……不要紧吗?
昴流:……
天野:昴流?
昴流:知道犯人是谁了。
天野:哦?
昴流:……是“樱冢护”。


(从现场归途的车上)
天野:……但是,没想到这次的事件,居然和樱冢护也有关系……
昴流:被杀的两个孩子各自拥有特殊的能力。就为这个……被杀了。因为这力量将来有可能改变世界而被杀掉了。
天野:以前,被樱冢护杀掉的那个新兴宗教的教祖奈岐久美子(注:请参照TB原作)也是因为这个……但是没想到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昴流:对那个人来说,人就是和玻璃杯一样的东西。连人和东西都无法区分,小孩还是大人对他来说更加无所谓了吧。
(回想北都的话:昴流,你有着我所无法并肩的强大力量,但是那力量,不是用来报仇的。请想一想皇一门……不,这个世界……失去的东西的意义……所以,请不要再(和星史郎)战斗了。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天野:你不要紧吧,昴流。脸色都发青了……
昴流:天野……
天野:是。
昴流:皇一门目前接手的事件,有多少是和樱冢护相关的,请全都告诉我。
天野:昴流……
昴流:拜托了……我以皇一门当主的身份,拜托了。
天野:明白了。


(阴阳调子吟唱中……)[场景转换]
(梦境)
昴流:这里是什么地方?……好黑……什么都看不见……
女孩:昴流哥哥!
昴流:是你……公园那个……
女孩:好容易和你认识,可惜都没有能一道好好玩呢。
昴流:对不起……我没有能救你。
女孩:什么?
昴流:我,没有回到过去的能力……对不起。
女孩:没关系。因为我喜欢那个大哥哥。
昴流:哎?
女孩:喜欢哦!我喜欢阿星。
昴流:但是他是……杀了你的人啊……
女孩:因为阿星很温柔啊,帮我推秋千,而且也没撒谎,死的时候确实一点也不痛苦呢。爸爸以前告诉过我,人都是总有一天要死的。能被阿星杀掉,我觉得很好。


昴流:怎么会这样……
女孩:风大起来了,我必须走了。
昴流:请等一下!
女孩:什么?
昴流:你在的那个地方……我的姐姐,应该也在吧。
女孩:是什么样的人?
昴流:……和我很像的人。
女孩:没有啊。我那里没有像哥哥眼神这样寂寞的人……
(北都:我最后的请求!)
(昴流猛地惊醒……)
昴流:…………呃……是梦?



(门铃响)
天野: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吧。
昴流:不,没关系。
天野:这次的连续杀人事件,我向本家报告过了。
昴流:谢谢你了。
天野:你奶奶……很担心你……
昴流:(转换话题)樱冢护的资料收齐了吗?
天野:请看。
昴流:这个照片,是前阵子去世的内阁官房副长……?
天野:对。村田光一,据称是下任内阁官房长确定人选的突然死亡。在死因上不明点甚多,又是政府要人,所以通过内阁调查室委托过来。根据皇一门目前的调查……
昴流:发现是樱冢护下的手……?
天野:是。并且这个事件委托给皇一门的,不光是调查死因而已。
昴流:哎?
天野:还有另外一个内容,是要保护一个人的安全。
昴流:护卫?……这个人是?
天野:村田小百合,是死去的村田的遗孀。
昴流:但是,这个照片上的女性,怎么看也只有24、5岁。和村田相差了20多岁……
天野:村田夫人的原姓是八神。是上上代的首相八神宗则唯一的孙女儿。村田则是村田财阀的继承人。经济和政治联手,典型的政策婚姻。
昴流:那,为什么要皇一门保护这位夫人?
天野:村田夫人……很可能看到了樱冢护。
昴流:看到了?!
天野:村田是死在自家卧室的地板上,被家政妇清子发现遗体的。
昴流:那时夫人在哪里?!
天野:坐在卧室的角落里……
昴流:在……尸体的边上?
天野:本来警察认为她是看到自己丈夫的尸体受到惊吓而呆在那里的。可是后来通过调查,却好像不是这样的。
昴流:难道是……在杀人现场……?
天野:有目击的可能性。
昴流:怎么会这样……如果真的是目击了樱冢护杀人现场的话,那个看到的人应该也已经被杀掉了!
天野:所以才说只是有“目击的可能性”。
昴流:怎么回事?
天野:小百合夫人自己什么都不肯说。
昴流:哎?
天野:警察为了这个事件伤透了脑筋,可作为可能是唯一证人的夫人,却不愿意和警方协力合作,警察也无计可施了。
昴流:那个人为什么不愿意说出杀了自己丈夫的人……
天野:不知道。但是,万一真的看到了樱冢护的话,下一个被杀的就是小百合夫人了……关于夫人的护卫,前几天由她的祖父八神宗则通过内阁调查室向皇一门做了正式的委托。虽然没有确定,但是小百合夫人万一看到了樱冢护的话……希望皇一门能够从暗杀者手上保护她……
昴流:这人的护卫工作……由我来接手。


(雨中……村田宅,昴流敲门)
夫人:你……是谁?
昴流:皇昴流。八神宗则委托来的……
夫人:祖父?委托了你什么?
昴流:保护你。
夫人:(轻笑)保护?从谁手上保护我?……你,多大了?祖父委托的保镖居然这么年轻……十八?十九?
昴流:二十一。
夫人:是大学生啊……
昴流:不是。我并没有在大学……
夫人:请回去。我没有需要你保护的理由。
昴流:……那个人……你看到了吧。您丈夫被杀的那夜,你看到了吧。他带墨镜了吗?右眼……右眼失明的……
夫人:(突然变得激动,开门)你知道……你知道!那个人在哪里?你知道………告诉我!那个人在哪里?让我见那个人!
昴流:果然……你看到那个人了。
夫人:(开始回想)那天,我因为有事回娘家去了,再回来的时候很晚了,大概是晚上2点多。家政妇说我丈夫在卧室,我想着丈夫要是还没睡的话,去打个招呼的,就打开了卧室的门。于是就看见在……那个人站在那里。屋子里很黑……我丈夫倒在那个人的脚边。开始我一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无法将不认识的人站在自己房间里这个事实和丈夫的尸体联系起来……但是,当我看到那个人的眼睛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那个人发现了我……然后对我笑了……仿佛是非人类的一种不可思议的笑容……
昴流:你当时为什么不立刻叫人?
夫人:如果有人来了,那个人就会立刻消失了吧……我觉得很幸福,想着要是一直这样看着那个人就好了……我想见那个人……再见一次……想见他!你,知道那个人的事情吧,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在哪里?怎样才能见到他?
昴流:你……在你心里,你丈夫对你来说是什么?
夫人:我爱他。尽管是父母决定的政治婚姻,但是我一直爱着他。温柔的、诚实的人……比任何人都更加爱我。……但是,当我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丈夫的尸体就好像变成仅仅是一样东西而已。
昴流:怎么会这样……你才见到他那么几分钟!
夫人:对我来说,这却是可以用一生去交换的最美好的几分钟了。我想要和那个人能够多相处一刻,但是这时候清子拿白兰地来给我丈夫,敲门声一响起来……那个人就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你……认识那个人对吧?告诉我,那人是谁?为什么右眼会失明?
昴流:会被杀的!
夫人:哎?
昴流:你见过那个人……就会被他杀掉。
夫人:被杀?
昴流:那个人,凡是见过他暗杀现场的人,一定会杀掉。
夫人:(高兴的)这么说,至少我还能再见他一次。如果他要杀我的话,我就能再一次见到他了呢。
昴流:怎么能这样…………


(昴流布置中)
夫人:你在干什么?
昴流:那个人肯定会来,为了杀你。
夫人:什么?这是“符”?你……到底是什么人?
昴流:我是阴阳师……和那个人一样。
夫人:……阴阳师……?
昴流:(开始念咒语)
夫人:这是什么,是什么咒文?
昴流:我张了结界。
夫人:难道……是为了阻止那个人?
昴流:估计……我这结界对那个人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夫人:太好了……
昴流:为什么,你会这样的想见那个人?也许会被杀掉的啊!
夫人:理由……我自己也不明白,只是,仅仅是想见那个人。
昴流:难道是什么“术”?!
夫人:哎?
昴流:(开始念咒语)
夫人:这是什么……这光?!从身体里穿过去了?!
昴流:……没有被施“术”……
夫人:你在干什么?
昴流:对不起。我想查一下是不是那个人对你下了什么“术”。
夫人:那个人对我什么也没做……仅仅是……对我笑了……喂,告诉我那个人的事,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个人?怎么认识的?那人,也像你这样,有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吗?那个人的名字?
昴流: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夫人:为什么?
昴流:知道了也就是增加你会被杀的确率而已。我姐姐……就是被那个人杀掉的,五年前。代替我被那个人杀了。应该是比任何人都更能获得幸福的人……却因为我的错……
夫人:你是怎么想那个人的?
昴流:哎?
夫人:你自己,是怎么想那个人的?你说你的姐姐被他杀了,在那之前,你认识他吗?
昴流:嗯。
夫人:你们在一起多久?
昴流:最初相见是在七岁时,在一起的仅仅是我16岁那一年而已。之后五年间……
夫人:之后都没有见过吗?
昴流:不,一个月前见过……
夫人:你16岁那年,是怎么想那个人的?一直恨着那个人吗,从初见开始……一直……?
昴流:不…………
夫人:那个人杀了你姐姐以后,才恨了他吧?我们俩很像呢,我所爱的丈夫被他杀了,你所爱的姐姐被杀了……大概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把一直隐瞒警察和亲人们的关于那个人的事和第一次见面的你说了吧。
昴流:我……
夫人:但是,最大的区别也许是即使我爱的人被他杀了,我也无法忘记那个人吧。……喜欢一个人这种事……和别人没有关系吧,即使我一直爱着的丈夫,对我和那个人来说也是“别人”,所以,我喜欢那个人的心情,和“别人”变成什么样了是没有关系的……
昴流:怎么能……
夫人:你刚才说,那个人会来杀我吧。
昴流:是的。
夫人:人总有一天要死的,这样的话,能够死在自己所爱的人的手上,也许是最幸福的吧……一个月前,你见到那个人了吧。见到的时候怎么想?因为姐姐被杀了……所以仅仅是恨着他?还是……?


(星某人出现……)
星:被恨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昴流:结界的符!
星:(笑)用符布置下结界,想阻止我进来这种事情,搞得我好像是吸血鬼似的。改用十字架的话看上去说不定更好呢。
昴流:星史郎桑!
星:果然回到东京,就不可避免的会和你的工作场所冲突呢。
昴流:是你杀了村田光一吧……
星:对啊。
昴流:公园的那个女孩也是你杀的吧。
星:对啊……怎么了?我杀人也不觉得有什么想法,昴流君是早就知道的吧。
夫人:…………终于……见到了。
星:最近需要收尾善后的工作真多呢,金山智树氏的事情也好(注:名字的汉字不确定,多半就是前头那件解决事件),这位夫人的事也好……
夫人:……终于又见面了……
星:晚上好。我是来杀你的。
昴流:请不要这样!!
星:看到樱冢护杀人现场的人,他的命运只有死。
昴流:请不要杀她,请不要对这个人出手!
夫人:……一直都想着再见一面,再见一面……
星:和杀了你丈夫的我吗?
夫人:是的……为了再见你一面,一直等着……
星:是这样的啊,对我来说反正是无所谓的事情。


昴流:(突然念出咒语)
夫人:啊……
星:保护她不是你的工作吗?为什么又把她弄晕呢?
昴流:请不要对这人出手!
星:不可能。
昴流:我会消除她的记忆,将这人心里关于你的所有记忆都消除……所以,请你放过她……
星:这人……是死是活,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
昴流:星史郎桑!
星:准备在这里再开战吗?我是无所谓……不过,你好像已经消耗了不少力气了吧。脸色很差哦……
昴流:我……我这五年间,一直只想着你,只想着要杀了你这一件事。杀了你……是我唯一能够补偿给姐姐的……但是……
(北都:请不要再战斗了……)
昴流:……这种事情不是姐姐所希望的……人和物是不一样的,姐姐一直都这样说。不光是人,还有动物、植物,大家都是有生命的……生命是如此重要的东西……星史郎桑!绝对不是让你这样随便夺走的!
星:……既然你说生命是最重要的,那么,你自己又怎么样呢?你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不知道珍惜?你刚刚自己说的,北都不希望你帮她报仇。北都所希望的,是你能珍惜自己的生命,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被我杀掉的不是吗?北都付出自己的生命来保护的你的生命,为什么你不知道珍惜?自己说出来的话,自己都不能负责的你,我没有听你说这些的必要。
星:……这位夫人的事,就交给你吧。我相信你的处理能力。再见了……这么说也没用吧,同样是阴阳师的表之皇一门和里之樱冢护,还是会见面的吧……在某个地方……
昴流:请等一下!
星:怎么了?
昴流:你,由我来杀。绝对会由我来杀了你!
星:我和你的能力等级差不多,打起来的话,死的也许是你哦。刚才所说的忘记了吗?北都付出生命保护的你的生命,不应该是因为我这样的无聊的人,就可以丢弃的吧?
昴流:……我,要杀了你……
星:(笑)昴流君还是没变,还是那么顽固呢。请吧,随你高兴……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必须杀了你的,你可是唯一的目击樱冢护暗杀现场却没被杀掉的人呢。
昴流:星史郎桑……


(场景转换)
天野:八神通过内阁调查室传言过来,说谢谢昴流你了。
昴流:那个人……小百合夫人后来怎样了?
天野:关于樱冢护的记忆完全没了,每天就是坐在丈夫家门口哭……但是,即使这样……总比被樱冢护杀了要好吧。
昴流:是这样么……
天野:怎么了?
昴流:不,没什么。
天野:我这就回京都去了。请抽时间也回来露一下面吧,你奶奶真的很担心你……不管怎样,至少请保重自己的身体。那么,再见了。
昴流:请一路小心。
(天野开车离去)


(所以,能死在自己喜欢的人手上,很幸福呢)
(被阿星杀掉,我觉得很好)
(请想想皇一门,不,这个世界所失去的东西的意义……这,是我最后的请求)
昴流:姐姐……即使这样,我……我还是对星史郎桑……
所以,那个人……要由我来杀了他……



END


译者注:看到那个久远久远以前的翻译版本真是让我冷汗淋漓。那年代的水平啊,我表示我对我自己囧了。那啥网上市面上流传着的各种东西的各种黑线翻译版本,其实就是顶着有爱(却无能)的名义,加上流传散发的同志们的热情……给传播了的吧ORZ|||
少主我对不起你……我反省,我订正。虽然故事大方向还是那一个,但是细节错的七零八落的地方还是不少的。


比如,天野大叔只是皇一门的工作人员,并不是阴阳师,所以才会问出残留思念是怎么回事这种out的问题。原翻译版本那简直就是逻辑不通啊……无语望天。
诸如此类,前后语逻辑有落差,甚至时间上前后不一致的错误满目皆是……(掩面挖坑跳)其中更有,比如昴流的常备语句,应该是强调了,你是要由我来杀,而不仅是我要杀了你。也就是说,根据他故事里头对姐姐的愿望的不断回忆和最后对姐姐的心中坦白,以及和小女孩小百合夫人的对话,该人早就越了“只有杀了你才能作为我对姐姐的补偿”这个阶段,而进入了“只有我强调要我来杀了你,你才能正视我的存在吧”……这个更加要求下限的境界。So,这个早就出来的drama,其实早就揭示了昴流真正的愿望是什么。


另外,在小百合夫人说,也许我跟你的差别就是我依然喜欢他,喜欢他这个心情是不会因为别的任何情况而改变的——这个时候,我表示,星某人你早出现了一步啊。因为昴流始终也只说,自己对不起姐姐,所以最开始想要杀星史郎,是因为那是自己唯一可以补偿给姐姐的。然,北都明确表示,我不希望你们俩继续打下去。所以,昴流从来也没说因此就改变对星史郎的感情,而且他也并不是不了解北都的愿望。那么,星某人如果迟来一步,多偷听一阵,说不定就能听到真话了……可惜导演不让,爆。
不过,在小百合夫人激动的诉了衷肠,然后被星某人无情的说“随便啦,我无所谓的”——这一瞬,我承认了我爽了。星同志你就是水兵月!代替昴流惩罚她~~~(我没误,星某人在外面肯定偷听的很不爽)
顺说,该人自己承认他就是个“无聊人”——唉,拿出自信来啊,不要酱嘛~~

评论
热度(51)
  1. SEI且行且止 转载了此文字
  2. 脑部故障且行且止 转载了此文字
 

© 脑部故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