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部故障

一个忠实地服从自己理性的人必须准备忍受殉道的命运

 
   

[TB官方同人/翻译]东京巴比伦-续日本妖怪巡礼团(全)

且行且止:

东京巴比伦-续日本妖怪巡礼团(小说)
 
原著:大川七濑@Clamp(笑点6 收录)
翻译:Z


“很帅嘛。”
北都一边喝着昴流给她倒的冰奶咖,一边满足的说道。
“你说谁?”
昴流歪着脑袋,不明白北都为了什么感到满足。
“星chan。”
“哦哦,星史郎桑啊。”
自来熟(?)的北都,已经把才不过3小时前见过的星史郎,称之为“chan”了。


这里,是海尼森歌舞伎町。
这座安全保卫系统完善的高级公寓,位于新宿歌舞伎町——这么一个不怎么好向“普通人”介绍的地方。
他的名字,叫皇昴流。
身高163cm。16岁,刚转学到Clamp学园高中一年级。
唯一的兄弟姐妹,就是眼前在沙发上一边笑一边滚来滚去的,双胞胎的姐姐,皇北都。
如前所述(见前篇日本妖怪巡礼团),他在身为一个学生的同时,也从事着自己的“职业”。
〈阴阳师〉。
最近因为被电视和杂志频繁报道,想必也有不少人知道。
阴阳师是指擅长天文学和历学,以此来进行占卜等工作的“特殊技能者”。
然,作为媒体教育下的现代人来说,如今的人们所了解的,还是比如“孔雀王”啊,“帝都物语”等等,拥有人所不能“能力”的人物们。
皇昴流君,就是一名阴阳师。
别看他长着一张可爱的脸蛋,只是个高中生,又挺迟钝的,他可是站在现存阴阳师顶峰的,“皇一族”的第13代当主。
既然叫作当主,当然是很有地位了。
可是地位越是高,随之而来的辛苦也越是多。
就算是在这个业界里,不过分自我主张,成天笑呵呵的昴流君,也有着各种各样的困难。
这种职业。可也是拿“钱”干活的工作,所以抱着随随便便的态度可不行。
也已经,经历过不少让人难受的事情了。不过昴流君还是尽可能不去多想。
即使如此,当然总也有低落的时候。嘛,这就等有机会再来慢慢说这些事了。
要说和“工作”无关的事情嘛……。也不能完全说无关吧。毕竟对方是那个……。
“喂——昴流——!”
那个……。
“喂!昴流!!!”
北都突然从天而降到昴流跟前。
“又在想事情了吧。你一想事情就会变成脱离现实世界的状态啦,别这样嘛。反正,肯定又是往悲观消极的方向看问题了吧。”
从天而降……就是说,北都突然坐上了本来就坐在沙发上的昴流的膝头。
“呐,你电话。”
电话铃都没听见。
果然是,想事情的时候还是要注意周围情况比较好,昴流想。
但是,普通情况下会跑到人家房间里来的那都是小偷,普通情况下也不会有人做这种事情,这里是自己个人的房间啊……
“叫你电话啊!你这孩子怎么这样!”
啊。
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
果然这个毛病,得要改一改……
“谁打来的?”
“你那位亲爱的。”
“亲,亲爱的,是谁?”
“你还真是迟钝啊。”
昴流接过北都递来的听筒。
“您,您好。我是皇……”
“啊,喂喂,我是樱冢。”
“啊,星史郎桑。”
北都兴奋的在周围上蹿下跳着。
还真是,精力充沛的女孩。
双胞胎的性格能相差到这个程度也算是稀有了。
“今天一直拉着你玩到那么晚,真是不好意思。”
“啊,没有的事。我也玩得很高兴。”
“今天送你回公寓的时候,忘了把一样东西给你了。”
“哎?”
“如果,你不是太忙的话,明天从学校回来的时候能到医院这里来弯一下么?”
“好,好的……”
“最近每天都很热,开着空调睡觉的时候也要当心别冻着了哦。那么,晚安。”
“啊,晚,晚安。”
昴流抱着无线电话听筒,发呆状。
“怎样怎样?说了什么!?”
“嗯……。说是有什么要给我的东西……”
“会送什么呢!你呀,这就开始榨取人家钱财了,很能嘛!”
“没,我可没有要人家的钱财……”
“不过,星chan到底是打算怎样啊。他也知道昴流是〈皇〉的当主了,然后自己又是〈樱冢护〉的继承人。”
〈樱冢护〉,是和〈皇〉并称的阴阳师一族。
可是,与极尽荣华的〈皇〉不同,〈樱冢〉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明处的。
他们为了世间的安定,抹杀不稳分子,然后将之埋葬在〈樱冢〉之下。
这就是,称为暗杀集团的〈樱冢护〉。
“又没说星史郎就一定是继承人了。樱冢本来在阴阳师界就是个谜,谁也不知道实际是如何。现在,正式的〈樱冢护〉是什么人也没人知道。星史郎桑就算是叫〈樱冢〉,到底是不是樱冢的人也不一定……”
“但是,奶奶确实是说过,下一届的〈樱冢护〉继承人是〈儿子〉。”
“那也不能就说是星史郎桑吧。”
“可星史郎桑也没否认啊。”
“也没肯定嘛。”
“这样比较好嘛!星chan是〈樱冢护〉,昴流是皇一族的当主!这样才比较欢乐嘛!”
“……这都是什么没道理的说法啊……”
“笨蛋!少女们只要觉得欢乐就好了!无论是苏联政治改革,还是对科威特的伊朗动向,人面狗啊环境污染呀水资源不足啦,反正都是在电视上看看,看得高兴就好了!”
“……日本的少女们,真厉害……”


“特地麻烦你跑一趟,真对不起。”
星史郎在医院的正面玄关处迎接昴流,深深的鞠了一躬。
连带着昴流也鞠了一躬。
“今天正好去池袋办了点事,顺便在叫做梅洛斯的餐厅买了提拉米苏回来。咦?北都chan呢?”
“啊,说是今天丸井百货有打折活动……”
“对女孩子来说可是重要的大事呢。”
星史郎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请进,我们可不用一直站在这里聊天。学校怎么样,已经习惯了吗?”
星史郎领着昴流依然来到医院的诊察室,两人一边吃着提拉米苏一边喝着红茶。
“嗯,虽然奇怪的人有点多……不过还是挺快乐的。”
“只要忘了常识什么的,Clamp学园还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星史郎桑是在哪里的学校念过书的呢?”
“要再来一杯茶吗。”
话题转换的太过自然,昴流也当然以为星史郎只是听漏了自己的提问。
“啊,请再给我一杯。”
“这茶还是克里希纳桑给的呢。你知道吧,他为了结婚回印度去了一趟。就是那时带回来的礼物。好久才回去了这么一趟,肯定是充满了对家乡的怀念吧。”
“星史郎桑一直住在东京吗?还是……”
“今天天气真好啊。”
即使是笨蛋昴流,此时也终于察觉到了。
星史郎貌似是“不想回答。”
“今天的课上的是什么呢?”
“啊,这个。课上到一半突然出现了〈邪恶秘密结社-妹之山商店街〉,然后学园特警杜克莱恩桑就来了,下午的课也就全部中止了。”
“啊哈哈哈哈。还是一样的乱来啊。”
完全,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笑呵呵的。
果然,还是像北都说的一样,这个人是〈樱冢护〉么。
所以,有关自己过去的一切,都不愿意说吧……
一瞬,真的只有一瞬间。胸口掠过了疼痛的感觉。
“怎么了?蛋糕不好吃吗?”
“哎!?不,不是的!很好吃!”
“可是你刚才露出了困惑的,痛苦的表情呢。”
“没,真的没什么!真的!”
“这么用力的否定,看上去反而更加可疑呀。”
星史郎又哈哈哈的笑着,给昴流的杯子加满了红茶。
“啊,对了对了!先把专程叫你来跑一趟的原因给解决了吧。”
“嗯。”
星史郎顶着不变的笑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来。
红色的天鹅绒的盒子。
“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昴流照要求打开盒子,然后僵住了。
“这,这是!”
“戒指。尺寸应该是没问题。这种事情我可是很懂行呢。”
“这,这是准备给谁的呢?”
“啊哈哈哈哈,当然是给昴流君的呀!”
“等,请等一下!”
“啊,我并不是想拿这个束缚住你啦。只是,最近结婚典礼很多啊,无论是伊谢尔伦还是海尼森。一口气成了10对。”
“我,我也被邀请了……”
“动物医院,要说也是一种不安定的产业啊。为了以防有一天买不起戒指了,还是趁买的起的时候早点买了吧——所以昨天就买了。”
“我不能接受!这么贵的东西!”
“昴流君是因为〈贵〉才不接受,不是因为〈不想接受〉吧。”
“哎?”
“这是个〈便宜〉货哦。你不相信我吗。”
“那当然不是……”
“那么,现在就可以收下了吧。”
“星史郎桑!”
“哎呀,为了有朝一日我也能像大家一样举行结婚典礼,从现在起我可要天天向上呢。昴流君,请看着我的努力吧。”
果然事态依然无视昴流的意愿而发展着。
加油吧昴流君!到你当新娘的那一天不远啦!(笑)


- 完 -


译者注:
笑点是1988-1990之间,由Clamp自己发行的官方同人集。里头主要收录早期作品的人物的背景故事,比如妹之山一家的7788内幕。TB相关的两篇收录在90年的两册中。
《日本妖怪巡礼团》这个名字,是著名作家荒俣宏的著名作品。被大川拿来同人标题了。这篇故事本就是小说形式。
另外,Clamp阿姨那个时候正在迷银英。出过单行本的银英同人本。各类同人作品里头也借用了很多银英的名字。所以会出现伊谢尔伦和海尼森之流。

评论
热度(183)
 

© 脑部故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