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部故障

一个忠实地服从自己理性的人必须准备忍受殉道的命运

 
   

[TB官方同人/翻译]日本妖怪巡礼团(全)

且行且止:

日本妖怪巡礼团(小说)
 
原著:大川七濑@Clamp(笑点1990收录)
翻译:Z

Since.1

那个少年,“拼命”的在跑着。
真的是拼命在跑。
在清晨上班高峰期的池袋站月台上,他拼命的跑着。
黑色的外套,黑色的帽子,黑色的手套。
光是这样就足够引人注目的少年,在满是人的月台上,完全变成了大家视线的目标。
站在月台上的人们,几乎都在看着这个少年。
少年毫无自觉的,拼命的跑着。
然后。
脸朝下,摔了。


Since.2

“星史郎”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星史郎”
(有没有摔到脸呢)
“星史郎”
(嗯,肯定摔到了。我隔着线路在对面月台都听到摔得很响呢。)
“星史郎”
(我是想去帮他一把,但是总不能跨过电车线路吧……)
“星史郎”
(不过,虽然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什么人,还真是迟钝啊。)
“星史郎”
(虽然我一直以来也蛮迟钝的,但是也不至于到那个份上吧)
“星史郎”
(但是,到底是哪儿来的什么人呢……就算留一丝线索给我也好……)
“你这个,没用的儿子!!!”
“啊?母亲,您怎么来了。”
“你在讲经典笑话么,星史郎。”
“您跟我说一声嘛,我好给您泡个茶……”
“我一小时之前就在这里了。”
“哎?是这样么,我都没有发现呢,啊哈哈哈”
“啊哈哈哈你个头!!”
“母亲,用力抽打别人的后头部可是很危险的行为哦。”
“真是的,为什么我们樱冢家会生出你这种没有紧张感盲目傻乐的儿子来啊,你天国的祖父一定在哀叹着呢。”


这里,是“樱冢动物医院”。
这幢2层楼的小医院位于东京都内这片叫做“新宿歌舞伎町”的前卫而国际化的土地上,硬是挤在狭窄的楼间空隙中突然就造了起来。
就是这幢“樱冢动物医院”。
隔壁突然多出来一个“动物医院”——这对同样住在歌舞伎町,且住在用着跟“新宿歌舞伎町”毫不搭调的“伊谢尔伦歌舞伎町” 这种名字的城市公寓中的住户们来说,可是件让人吃惊的事情。
而这家动物医院的“医生”,就是如今正被看上去应该是他母亲的女性殴打着后脑勺的这位青年。


姓名,樱冢星史郎。
今年,25岁。
身高185cm。体重80kg。
视力右眼0.1,左眼0.1 。近视。
从CLAMP学园农学部毕业后,开业。
现在在新宿歌舞伎町,经营“樱冢动物医院”。
长相,看上去是挺好人的一张脸。
脸上挂着仿佛挺好骗的,笑容。
加上一副银框眼镜,更是为他的外貌增添了“PIN PON PAN”的感觉。
(注:PIN PON PAN,儿童体操,出自《和妈妈一起玩》等儿童电视节目。早安少女队和樱桃小丸子都有跳过|||)


星史郎,非常喜欢动物。
羡慕MUTSUGOROU,每期《野生王国》播放的时候都正座在电视机前,是个标准的动物迷。
(注:MUTSUGOROU,原名畑正宪,小说家,动物研究家,爱称MUTSUGOROU=弹涂鱼)
小时候被妈妈问道,“星史郎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呢?”的时候,
回答说,“动物。”<- 就是真的喜欢“动物”到这个程度。
被妈妈揍了以后,终于认识到没法成为“动物”。却又在之后被祖父带去看马戏团演出时,兴奋激动的立志成为一名驯兽师。
然而,对迟钝的星史郎来说,“技艺”之路还是太过艰难了。
于是剩下的道路也就只有成为一名动物医生了。
可是,全家人都反对。
星史郎,是独生子。
而且,他妈妈也是独生子。
也就是说,能够继承樱冢家家业的,只有星史郎一人。
再加上,他们家的“家业”也是个不好办的行当。


日本自古以来就有叫做“阴阳师”的一种职业。
最近被电视和杂志频繁报道,想来也有不少人知道。
作为这个行业的代表作品,有《孔雀王》啦,《帝都物语》等等。(注:都是漫画。)
阴阳师,是研究天文学和历学,以此来占卜,并为当权者提供意见建议的存在。
然,在大家的概念里头,却还是那种拥有超常的能力,能够操纵“式神”打来打去的才叫“阴阳师”吧。
安倍晴明和芦屋道满自是此间名人。可大伙儿熟悉的还是啥“孔雀”啊,“加藤”啦,“九十九乱藏”之类的。(注:都是漫画人物。)
阴阳师,也是有流派的。
极端点说,就比如像花道,有小笠原啊,未生啊这种“流派名”。
他,樱冢星史郎的“家业”,就是“阴阳师”。
而且更不好办的是,他还不光就是普通的“阴阳师”。


“我说,你也好把这狗啊猫啊的医院给关了,回家来吧。星史郎。”
“狗和猫以外我也看的哦。”
“……你。你是故意转移对话的焦点吧。”
“我挺喜欢这里。”
星史郎始终微笑着。
他就是这么一个,就连他母亲也几乎想不起来他除了这张笑脸以外还有啥表情的“乐呵呵”的人。
别说哭了,就连生气啊,闹别扭啊的样子,也从来没见过。
为了避免误解要注明的是,以上的意思并不是说他成天顶着一张“笑脸符号”一样光是傻笑。
而是说他从不会把“感情”的波动表露在外。
星史郎的祖父也拥有这个特质。
说的好听点就是,很适合继承“樱冢”家。可照他母亲的说法,只不过是因为迟钝而已。
可是,母亲她只有星史郎这一个孩子。
而且。
星史郎拥有毫无疑问应该继承家业的“才能”。


“星史郎。你还记得跟妈妈的约定么。”
“嗯,当然记得。”
“在造这个猫狗医院的时候我们可是说好的。”
“大象我都看哦。就算是河童……”
“住嘴,你个白痴儿子。”
“我还给企鹅也看过病……”
“叫你住嘴!”
磅!母亲拍着桌子喊道。
星史郎却完全没有被这种气势压倒,依然微笑着。
“你跟妈妈约好的吧——要么继承樱冢,要么就到哪里去找个姑娘来结婚,生个继承人来。”
“我记得呢,母亲你那个时候真的生气了呢。”
“我现在也真的在生气!”
“母亲,给您倒杯茶吧。隔壁公寓的广田先生给了很好喝的绿茶哦。”
星史郎慌忙的站起来,将诊察室桌上热水壶中的水倒进茶壶里。
“你别想糊弄我。”
“别这么说嘛。我没有糊弄您啊。母亲您向来都很喜欢喝茶的嘛。”
“不对。怎么能用水壶里的水,我不是告诉过你要把水现烧开了才行么。”
“啊,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星史郎。你知道在妈妈我这里不遵守约定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大卸八块。”
“所以呢。”
“怎么?”
“回家来。”
“不要。”
“那你是要到哪儿去找个姑娘给我怀个继承人了是吧。”
“那倒还没怀上。”
“还没?也就是说有可能性罗。”
“喜欢的人的话,我倒是有的。”
“哦?那么,对方是什么人?”
“还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什么人呢。”
“这种白痴的言论说来何用啊?!嘛,不过想想看,星史郎能够喜欢上个什么人也算是不容易了。交给我吧。咱们用樱冢家的情报网总能把这个哪里来的什么人给找出来。那,你说说看人家是怎么一个样子?”
“我也只在池袋见过一次。”
“池袋?JR的池袋站么?”
“对啊。头发短短的,穿着黑的外套戴着黑的帽子,还有黑的手套,一身都是黑。”
“最近的年轻人都喜欢穿黑衣服。”
“很可爱的孩子哦,有着美丽的眼睛……”
“你是颜控么。”
“身高大概有163cm,小小的,也许是高中生吧。”
“……幼儿趣味么。”
“不过,最近小孩子都发育的好,说不定还只是个中学生。”
“嗯……。不到16岁法定不能结婚啊。而且,你说的这特征也太稀薄了。可爱的少女这可有多少啊……”
“啊,这倒是不要紧。”
“为啥?”
“因为那么可爱的〈男孩子〉可少的很。”
“…………”
“母亲,我去给您倒茶。”
“…………”
“啊,点心用〈荻之月〉可以吗?也有母亲您喜欢的年轮蛋糕。”
“…………”
“这还是隔壁的叫做克里希纳的人送的呢。那位是个印度人,不过日语说的很好呢……”
(注:Krsna或Krishna,印度少年恋爱故事主人公。此处的同名角色是笑点里的常驻人物之一。)
“…………”
“母亲?”
“…………星史郎。”
“在。”
“你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了〈变态〉的。”
“您说什么呢,母亲,〈变态〉可是〈变态性/欲/者〉的略称……”
“那不就是你么!!!!!”
“我可不是变态啊。”
“一个大男人,追着中学生年纪的男孩子跑,社会上把这种事情就叫做〈变态〉!”
“哪有追着跑啊,我连他的地址和电话都不知道呢。”
“不知道最好!!”
“真的是很可爱的哦。可爱的小狗狗一样~”
“……小,狗狗……”
“真的很可爱的啦。好像日本犬那种……全身黑黑的所以是甲斐犬吧。”
“你这个,这个……”
“怎么了,母亲?”
“这个……”
“母亲?”
“你这个变态儿子!!!!!”



Since.3

有件在意的事情。
那是之前我在池袋站狠狠摔了一跤的时候。
那个时候,真的是很着急啊。
既没有时间,也没有余裕。
为了追着自己放出的“式神”,找到“怨念”的“源头”。
拼命的在跑。
真的是拼命在跑。
后来,
式神飞进池袋站,一直飞到月台上头。
我就追着它跑过去了。
然后,
脸朝下,摔了。


这件事情本身其实也没什么。
嘛,是有点丢人吧。
不过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吓了一跳的样子,只有一个人不同。
当我爬起来抬起头的时候,和那个人对视了。
那个人,在微笑。


他的名字叫皇昴流。
今年16岁。
身高163cm。有个双胞胎的姐姐。
单身住在位于新宿歌舞伎町的“海尼森歌舞伎町”公寓里。
3天前才搬来。
是转校到CLAMP学园的高一生。


也是个“阴阳师”。
关于“阴阳师”这个职业,请参照刚才星史郎的说明。
如前所述,阴阳师也分几个流派。
在这为数不多的几个“家系”中,被称为拥有最正规血统的就是“皇一族”。
“皇家”代代都担任保护“帝”的工作。
作为每个时代当权者的“顾问”,皇一族拥有绝对的庞大势力。如今也同样统帅着日本现存的“阴阳师”界。
昴流,就是13代的当主。
还,只是个高一生。
这位据说拥有着无与伦比能力的,百年一遇的“阴阳师”,也不过还是个孩子。
而且,很迟钝。


作为阴阳师的术法,几乎可以说完全不用担心。
但是,却,
真的是,很迟钝。
将当主之位让给昴流继承的皇家的先代当主,也就是昴流的祖母,最开始还笑着说这是小孩子的“爱娇”嘛。可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于是,这位继承人的迟钝,是现在唯一让皇家全体都头疼的事情。


昴流想,自己到底是“在意”什么呢。
那个站在对面月台上的,看上去很温柔的青年。
“这就是恋爱啊!”
“哇———!!”
突然出现在面前盯着自己的一对大眼睛让昴流吓了一跳。
“这就叫做恋爱嘛。”
“北,北都。吓死我了。”
“是昴流自己在发呆不对嘛。”
“咦?我明明是上了门锁的啊?”
“我拿着备用钥匙啊。”
“咦咦?而且结界也……”
“那种东西在我的魅力面前根本就是无效的啊~”
被称做北都的少女高声笑道。
长着跟昴流同样的一张脸。
据说男女的一卵性双胞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对姐弟的相似几乎可以说是奇迹了。
个子也差不多。
可以区别的,只有声音。
“告诉你,昴流。这就是恋爱。”
“恋,恋爱?”
“你恋爱了哦。”
“为,为为为为为为为什么我会——!”
“一见钟情。”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
“你想吃南京豆?”(注:“什么”的发音“NA”跟“南”同音)
“不是!”
“南海球团!啊,已经变成Daiei球团了吧?”
“我是说,为什么我是一见钟情啊?!”
“因为,只不过是在车站月台上碰见的人,你却一直很在意啊。”
“虽,虽说是这个样子……”
“而且血压增高,脉搏加快。”
“那是因为刚才喊的。”
“满足这么多条件,你还敢说不是恋爱?!”
“可是,那个人是个男的哦。带着银边眼镜,看上去人很好的样子……”
“恋爱的对象是〈人〉,可不是〈性别〉哟。”
“我说那个,北都啊……”
“还是说,昴流你讨厌那个人,再也不想见到第二次了呢?!”
“那当然不是……”
“所以,果然还是一见钟情嘛。”
“我,我说那个……”
这位叫做北都的姐姐,从以前就一直是横暴的。
虽然和自己有着相同的脸,却性格截然相反。
而且,服装的审美也有点脱离常轨(<-应该是有点的,昴流想)。
自己平常穿的衣服也全都是北都的趣味。
手套就不说了,那个飘啊飘的外套,那个帽子,都是北都硬要说是“推荐”着,硬是推荐给了自己的。
(那个人,肯定觉得我是个“奇怪的家伙”吧。)
昴流这么想着。
(但是,结果还是不知道对方是哪里的什么人,我也还真是迟钝啊。)
确实是迟钝。
(可是可是,那种情况下,突然去问人家地址姓名,也是很奇怪的吧。)
脸朝下摔过以后,爬起来就能跑去问头次见面的人的个人情况这种事情,昴流可没有这么能干。
(要是能再见到一次就好了。那样的话,至少可以问一下名字……)
想到这里。
昴流终于想通了。
这,真的就是“一见钟情”啊。


Since.4

“您是……”
“你是……”
真的是大吃一惊。
在偶然走进的动物医院里,见到了“他”。
式神从早上开始就不太对劲。
想来大家都知道,作为阴阳师的术者们是要使用“式神”的。
昴流也不例外,有着自己的式神(名字叫做雷奥娜,当然是北都取的),而这式神从早上起就很不对劲。
没什么精神。
虽然式神是企鹅形状,眼睛也就是那么一小点,根本看不出表情来,但昴流是明白的。
作为一只式神的雷奥娜,它生病了。
可是,式神生病了,普通的兽医却看不了它的病。
首先,能看到式神的人就够少的。
然不管怎样,还是先冲进了最近的动物医院。
如果根本看不到自己带着的雷奥娜,那就再找别家好了。昴流是这么想的。
在根本没有医生能给式神看病这个前提下,还准备找找看这种想法——也是昴流之所以为昴流的原因之一。
而最近的兽医,就是在这个樱冢动物医院了。
然后。
偶然的,遇见了他。
“你是……,那个池袋站的……”
一瞬间在脑内再现了那个丢人的时刻。
下一刻对方一定会大爆笑出来吧——昴流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却收到了别样的下文。
“我一直在找你。”


“一直在找你,想要再见你一次呢。”
他微笑着,用那看上去真是很好人的笑容。
“我可想了很多办法,但却毫无线索。”
银边眼镜和那温和的说话方式,让人觉得他可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哪。
“不过,肯定是因为我拼命去找了,所以终于等到天可见怜了吧。”
我也很见你啊——昴流想要这么说,但是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打断对方这种事情,是昴流所不擅长的。
“啊,你会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动物生病了吧。怎么了呢?是养的小狗还是小猫不舒服么?”
“这,这个……”
“怎么了?”
“是,是企鹅……”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自己不会越发被他当作“奇怪的家伙”才好。
在池袋用脸滑过月台不说,这次居然又带企鹅来看病。
不不,如果能治疗的话还就算了。
糟糕的是,要是看不见式神的话。
是说。
几乎所有人都是看不见的。
肯定会被当作“奇怪的家伙”了吧。
普通人都会这么觉得。
但是,为了可爱的式神。
自己创造的式神,自己来治疗就好了——昴流是没有这种发想能力的。
然而,从樱冢动物医院的医生那里得到的回答,是昴流完全没有预想到的。
“这企鹅真可爱啊,叫什么名字?”
他依然微笑着。
“雷,雷奥娜。”
“真可爱。没关系哦,那让我来看一看它。你能在等候室等一下么?”
“好,好的。”
这个人可以看见雷奥娜。
是兽医们都是能看见的呢。
还是,这个人是特殊的呢……


五分钟左右,星史郎就带着雷奥娜回到了等候室。
“好了。没问题了。应该是吃多了而已。”
“那,那,那个……”
“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问几个问题吗?”
“可,可以。”
“你叫什么名字?”
“昴,昴流。皇昴流。”
“皇?”
一瞬间,星史郎令人察觉不到的皱了一下眉头。
“昴流桑么,好名字。”
因为对方一直微笑着,昴流也被传染着笑了。
“我之所以一直在找你,不是为了别的。”
“嗯,嗯嗯?”
“其实,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兽医一边说,一边爽朗的笑了。


Since.5

“什么?!你被人一见钟情了?!”
“北,北都你声音太大了……”
“笨蛋,这个公寓里头怎么叫隔壁都不会听见的啦。”
“但,但是闹起来的话,周围的住户都会很困扰的啊……”
“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问题吧!你说你被谁一见钟情了?”
“就,就是之前说的那个……”
“车站那个?”
“对,对的。”
“怎么见到的?你不是说是不认识的人吗?”
“雷奥娜不舒服,我就带它去看兽医,那个兽医就是……”
“不就是吃多了而已。”
“?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它跟我一起吃好味烧吃到快撑死嘛。肚子疼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可北都你为啥那么精神呢。”
“胃疼什么的,在我的魅力面前也会无力啊~”
北都高声的笑道。
“不过,这也太巧了吧。偶然去找个兽医就能碰到。”
“我也这么觉得……”
“于是,名字呢?年纪呢?年收入呢?自己的男人最好是先说给别人鉴定下哦。”
“只知道名字啦。真的是才见了这么一下而已……”
“笨蛋!认识的时候不先把银行帐号给问出来怎么行?!”
“一般都不会问这个吧……”
“名字呢?好歹这个总是问了吧。”
“名,名字当然是问了……”
“叫什么名字?”
“樱冢星史郎桑。”
“樱,樱冢……?”
“有,有什么问题么?”
北都一瞬间拉下了脸。
一口气喝干了昴流给倒的桔子汁。
“真的是叫做〈樱冢〉?”
“嗯,是啊。”
“……昴流。你真的还没反应过来?”
“反,反应什么?”
“哈?简直不能相信这真是统帅皇家的术者!〈樱冢护〉,这还反应不过来?”
“〈樱冢……护〉?”
昴流蹲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歪着脑袋。
樱冢护。
好像是听过。
确实是听过。
很早以前,从祖母那里。
“啊————!”
“总算想起来了吗。”
“樱冢,你是说那个樱冢……”
“日本叫做樱冢的,不就只有那个樱冢护吗。”
樱冢护。
和皇家并称的,阴阳师一族。
但是,他们从不出现在表舞台上。
如果说自古以来,“皇”为“表”,那么“樱冢”就是“里”。
他们是为了世间的安定,以抹杀不稳分子为职业的阴阳师。
这就是,樱冢护。
皇如果是表,樱冢就是里。
而且两者之间可以说是互相为敌的,关系差。
“原,原来如此。怪不得听上去耳熟……”
“……昴流。你可真是,呆啊……”
“但是,如果樱冢桑是阴阳师的话,为什么会在做兽医呢?”
“难道不是兴趣而已么?还是说,是〈工作〉?……”
“感觉上不像啊……真的看上去又温柔,又好人……”
“看上去就是坏人脸的,还怎么做暗杀的工作啊。我以前就一直在想,GRGO13那种一看就是〈我是奇怪的人〉的脸,还真能一直都不会被抓住呢。我要是看到那种人走在大街上,毫不犹豫就会去报警吧。”
(注:GRGO13,漫画人物。超一流阻击手。)
“但是,樱冢桑真的是很好的人哦。还给雷奥娜看病了。”
“……普通人,是没法给式神看病的吧。”
“嗯。这,这么一说倒也是……”
“昴流,你可真是正牌的笨蛋啊。”
“但,但是,他就是个好人嘛!我觉得,和那些,和那些别的都没关系!”
“对昴流你来说是没关系,对〈皇家〉来说可是有关系啊。不过,樱冢那位也是,你说你姓〈皇〉的话,他立刻就应该明白了吧。”
“这么一说……确实我说名字的时候,他好像有一点点吃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那,对方也不知道昴流是〈皇〉的第13代当主吧。于是,这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啊!妙!这个太强大了啊!!!”
“北,北都,你不要突然发出奇怪的声音,会吵到周围邻居的啦……”
“昴流!我会支持你的!加油吧!”
“加,加什么油啊……”
“〈皇〉的继承人,和樱冢家的哥哥〈Fall in Love〉这种情节,最近的电视剧都很少有呢!”
“Fall,Fall in Love?”
“妈妈和奶奶,一定会尽全力拆散你们吧。”
“那,那个,北都……”
“没关系!我会帮你们逃到天涯海角的!奶奶她们的式神,你们俩就自己处理吧!”
“我说,北都……”
“罗嗦!现在我们是要考虑逃亡的路线……”
“今天,我要和樱冢桑去游乐园来着……”
“游,游乐园?!”
“哇——北都你冷静一点!”
“看着挺迟钝一人,该干的也没少干嘛!那,是哪里的游乐园?迪斯尼还是后乐园游乐场?”
“浅草的,花屋……”
“为什么会是那种地方……”
“不是啦,是我说想要去一回,樱冢桑也说还挺喜欢那里,而且说去哪里都没关系……所,所以……”
“…………昴流。”
“嗯,嗯嗯。”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首次约会啊!你个白痴!”



Since.6

“你好。”
“你就是樱冢星史郎桑吧。”
“咦?跟昴流君长得一张脸,你是……”
“我是他双胞胎的姐姐。”
“原来是姐姐啊。初次见面。”
“你,你好,樱冢桑。”
“啊,昴流君,你好啊。雷奥娜还好么?”
“嗯,好的。啊,对不起,北都非要跟来……”
“大家一起玩更高兴嘛。是叫北都桑吧,如果不介意的话,跟我们一起……”
“等一下。我有事情要问你。”
“你要问什么呢?”
“你是准备娶我们家昴流了吗。”
“如果能交给我的话,现在就!”
“你,你们在说什么啊?!”
“昴流你闭嘴!嗯,不错。你是〈樱冢〉吧。”
“我是樱冢星史郎。”
“那,你知道〈皇〉和〈樱冢〉的恩怨吧。”
“嘛,多少知道一点。”
“即使这样还是想要昴流?”
“当然。”
“我说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
“我看好你了。”
花屋前,已经聚集了一堆人。
背后插着翅膀,穿着脱离常识衣服的女孩;一身西装抱着粉红玫瑰花,看上去出身良好的青年;还有红色手套红色帽子红色短夹克的少年。
加之这三人整个就是在讲相声。大多数人都停下来看珍稀动物。
“北,北都,我们站到边上去啦,妨碍到别人了啦……”
“星史郎桑,我把昴流交给你了。”
“太感谢了,那我就收下了。”
“等,你们等一下!”
“皇家的打压会很激烈哦。”
“没关系。我可是一见钟情的。”
“昴流。这下可好了!”
“等,等一下!”
“我,让你觉得困扰了吗……?”
“不,完全没有这回事!”
“不用担心。昴流也对你Fall in Love了呢!”
“这可真是运气太好了。那么,让我们去坐花屋的过山车吧。”
“好呀!”
“那,那什么你们听我说啊——!”


无视昴流的态度,事情就这么水到渠成了。
加油吧,昴流君!
你可是有星史郎跟在身边哦!(笑)



- 完 -



译者注:
笑点是1988-1990之间,由Clamp自己发行的官方同人集。里头主要收录早期作品的人物的背景故事,比如妹之山一家的7788内幕。TB相关的两篇收录在90年的两册中。除了标题的这一篇以外,还有一篇TB标题的后续(翻译再说= =)。
《日本妖怪巡礼团》这个名字,是著名作家荒俣宏的著名作品。被大川拿来同人标题了。这篇故事本就是小说形式。
另外,Clamp阿姨那个时候正在迷银英。出过单行本的银英同人本。各类同人作品里头也借用了很多银英的名字。所以会出现伊谢尔伦和海尼森之流。

评论
热度(253)
 

© 脑部故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