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睡前小段子] 花朝夕月09

折雪佐春:

萧宝宝扑到爹爹的后续的后续——————————————————————


萧景琰一夜没睡。
天色渐亮,天边朝霞似锦,红日初升。

他面前摆着梅长苏这几年寄给他的信,到昨夜看见的最后一封——他说他在河西走廊,那里有驼铃阵阵无边荒漠。
快马加鞭寄来的信居然比不过梅长苏一路游山玩水而来。
这些信寄过来的间隔时间不定,用的信纸笔墨也不尽相同,心境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不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在欺瞒他时如出一辙的细致入微。
这个人太了解他,拿捏起来自然格外容易。

萧宝宝醒来后闹着要父亲,被人抱到了这里,此刻正坐在萧景琰怀里练字。
有侍从过来禀报说:“陛下,苏先生和蔺晨公子求见。”
“先让蔺晨单独进来。”
“是。”

萧宝宝的眼珠子滴溜乱转,在萧景琰怀里扭动着要下去,萧景琰把他放下来,看他随着内侍出门。

蔺晨一听说自己要单独去见萧景琰,指着梅长苏:“记住,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知道萧景琰定然想先问蔺晨,梅长苏才让蔺晨和他一起进宫。
“先谢了。”
蔺晨走了两步又回头确认了一遍:“实话实说?”
梅长苏点头。

“爹爹!”萧宝宝扭捏地站在梅长苏面前,一点都没有了昨夜的无畏。
不管萧景琰教过他什么,说到底,梅长苏于他也只是陌生人。
梅长苏蹲下,看着眼前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想抱一抱他。
小小的软软的,和景琰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属于他们的孩子。

“你是谁呀?”梅长苏柔声问着,眼眸深处是汹涌的潮水,被死死按压在表面的平静之下。
萧宝宝眨着眼睛:“我是萧宝宝啊……”
我知道你叫萧宝宝,今年三岁零七个月了,右边脸颊上有一个不明显的酒窝,好动活泼,不喜欢背书,爱吃臻子酥,经常被父亲罚抄自己的名字……可是我都不能抱抱你。
梅长苏望着他,无意识地问道:“萧宝宝是谁呢?”
爹爹为什么都不记得他,萧宝宝气鼓鼓的回答:“萧宝宝是你儿子!”
梅长苏缓缓伸手抱住了萧宝宝。

蔺晨出来后,摆手让梅长苏进去。
“你和景琰说了什么?”蔺晨的表情太不对劲了。
“嗯,我说你的身体已经好透了,就算在青石板上跪三天三夜也没有关系。”
梅长苏半信半疑地进去了,萧宝宝本来想跟进去,被内侍拿臻子酥哄到了太后那里。

“接旨吧。”萧景琰看见梅长苏进来,扔给他一道圣旨,眼睛却不看他。
梅长苏展开圣旨,看完后缓缓合上,拱手长揖道:“陛下请慎重,此事历朝至今未有先例。”
萧景琰木着脸:“现在有了。”
“陛下。”梅长苏再拜,“且不论如今天下人如何议论,千秋之后,史书之上此一事怕是要抹杀陛下数十年功绩。”
“先生怕了?”萧景琰这才转身正视梅长苏的眼睛。
梅长苏突然笑了,“你既然不怕,我又有什么可怕的。”
萧景琰看着他:“那你要抗旨吗?”

“臣领旨谢恩。”梅长苏说完却不曾跪下,而是朝前走了一步,贴近了萧景琰轻笑:“不生气了?”
“生气。”萧景琰扯住了梅长苏的衣领,倾身狠狠地吻住了他。梅长苏揽着萧景琰,缓缓加深了这个吻。

“奶奶,快点!父亲要揍爹爹!”
门外突然传来萧宝宝的声音,两个人修然分开,各种低着头整理衣服。
萧宝宝拉着太后进来,左看看右看看,“父亲咬爹爹了?”
梅长苏:“咳。”

太后看着两个人笑:“你爹爹该揍,咱们不帮他。”
萧宝宝瘪着嘴:“那爹爹跑了怎么办?他还没有给我造大船!”
萧景琰轻飘飘的看了梅长苏一眼。
梅长苏笑眯眯地答应:“不跑。”

萧景琰:“那你在这跪着吧。”





评论
热度(296)
  1. 邓小闲折雪佐春 转载了此文字
 

© 邓小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