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靖】[睡前小段子] 花朝夕月05

折雪佐春:

看见很多熟悉的ID,你们都还在,真好💞💞💞


这篇应该在01之前…请不要在意时间线系列2333
——————————————

萧景琰抱着萧宝宝,手把手教他写字。
“把笔拿紧了。”
“哦。”小太子的手指太短,肉嘟嘟的,只能堪堪握住笔。
萧景琰用自己的手握住萧宝宝的,缓缓写了一个字——苏。
“这个字念'苏',记得了吗?”

萧宝宝咬着舌头,跟着念:“梅——长——苏——”
萧景琰低头,看着萧宝宝头顶的发旋,勾唇无声地笑了一下。
萧宝宝回头抱着萧景琰的脖子,眨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爹爹?”

萧景琰圈着小小的柔软的萧宝宝,还带着淡淡的甜腻奶香。他迟疑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嗯。你……想不想爹爹?”
萧宝宝摇头,奇怪道:“他不是死了吗?”
萧景琰一愣,不自觉地收紧了手臂。萧宝宝扭着身体,嘟囔着:“疼。”

萧景琰猛然松开手臂,轻声问道:“什么是死了?”
萧宝宝不耐烦道:“就是再也回不来了!”

今日难得见晴,檐上的雪化成了水珠,一颗一颗砸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

小孩子无心的一句话却让这个年轻的帝王迷茫了好一会儿。他不知道萧宝宝从哪里听来的话,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孩子竟然这样的敏感……
再也不曾这样清楚地知道,他居然连个孩子都护佑不住。

萧宝宝瞪着自己父亲快要哭出来的眼睛不知所措。
萧景琰抱紧怀里柔软温暖的萧宝宝,似乎这样才能有力气继续微笑。
“你爹爹没有死……他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萧宝宝没有问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孩子即使总被人说像当今陛下,到底有些性子随了林殊。
比如说,胆大妄为。
他趁着上元节皇帝出宫与民同庆的机会,偷偷躲在官员的马车里溜了出去。与他而言,世界上最远的地方就是宫墙外面了。

蔺晨摇着扇子,一路上都在叨唠梅长苏:“都和你说了离那么远什么都看不见,你非不听!我可警告你,你这刚醒,身子还脆着呢,要是自己碰坏了我可不会再管了!”
梅长苏随着人流挤来挤去,一面还要安抚蔺少阁主:“你快把扇子收了,也不嫌冷。”
蔺晨把手拢在袖子里,冷哼:“你都不怕冷,我怕什么!”
飞流跟在后面啃着冰糖葫芦。

此时众人突然听见前面有争吵声,还有小孩子的哭声。
黎刚拨开围了一圈的人钻了进去,却半天没见出来。蔺晨等的不耐烦了拉着梅长苏也挤了进去。
却听见黎刚指着一个男子道:“你说这是你家孩子,可他身上穿的是千金一匹的苏锦,头上的玉簪是上好的和田玉,你看看你自己穿了什么?”

那浑身滚的脏兮兮的小孩子一面哭着一面喊:“父亲——”
蔺晨唤他:“喂,小胖子!”
那小娃娃泪眼婆娑地回头,这便看见了梅长苏。
他从地上爬起来,扑到梅长苏腿上,叠声喊着:“爹爹爹爹——”

梅长苏只好抱起他:“你是谁家的孩子?”
萧宝宝圈着他脖子,咬着舌头奶声奶气地说:“我是宝宝啊,你的画里没有我吗?”

“哈,长苏你什么时候偷偷生了个孩子?”
梅长苏抬头瞥了他一眼:“别乱说。”
蔺晨扬眉,用扇子敲着萧宝宝的脑袋:“小胖子,我问你,你说他是你爹爹,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萧宝宝窝着梅长苏的怀里,捂着嘴打了个呵欠,眼睛闭着都快要睡着了。听见蔺晨的话,他撑起眼皮努力地想了一番。
可惜小孩子的记忆总是没有轻重缓急,他到底是记不得了父亲手把手教的那三个字到底是什么。

倒是曾经萧景琰哄他睡觉时说过的只言片语记得清楚。
萧宝宝快要睡熟时,嘀咕了一句:“爹爹是个大英雄。”


评论
热度(352)
  1. 邓小闲折雪佐春 转载了此文字
 

© 邓小闲 | Powered by LOFTER